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言静声息,甄尚灵先生悄悄地走了  

2012-04-04 16:4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日上午10时零5分,98岁高龄的甄尚灵先生悄悄地走了,从此言静声息;我不由得想起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诗句:“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甄尚灵先生的为人,诚如四川大学在讣告中所说:爱岗敬业,淡薄名利,宽厚谦逊,生活简朴。这样的人生境界,也体现在她作为学者的全部学术生涯中。她可说属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批“海归”。 1939年她毕业于华西大学中文系,之后曾在成都基督教协进会《儿童月刊》任编辑,并在华西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及中文系工作。19472月至19512月,她远渡重洋去美国深造,先后就读于西弗吉尼亚大学英语系、哈佛大学比较语文系和东亚语文系,1949年获哈佛大学比较语言学系硕士学位。之后,她进入耶鲁大学远东语言系攻读博士学位。就在这个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15月,她毅然中断学业,和她的先生张绍英教授双双回到祖国。回国后,先生全力以赴投入工作,先是在华西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中文系任副研究员、副教授,1952年院系调整后到四川大学中文系执教并致力于语言文字研究。她1958年发表的《成都语音的初步研究》和后来由她主持整理出版的数十万字的《四川方言音系》,是具有开拓性的研究成果,为以后这个领域的研究铺平了道路。尽管她在学术上建树甚丰,但却低调得出奇。对此,人们(包括我在内)常常难以理解。应当说,在改革开放以前,对甄先生这样的学者极不公平,特别是文革后期,她甚至被疑为“美国间谍”受到“组织上”的隔离审查,而主要原因据说是因为她1947年出国前曾多次去过美国驻华使馆。要去美国,就得办签证,就得出入大使馆,这本是人人皆知的道理,但在那个根本不讲道理的年代,这竟成为甄先生历史上的一大疑点,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我想,人非草木,甄先生岂会无万种感慨于心?但多年来,我们却从未听到她提及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未听到她有任何抱怨,似乎那一切从没有发生过……

言静声息,甄尚灵先生悄悄地走了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甄尚灵先生。这些照片可能是先生最后的遗照了(肖娅曼摄于20012年1月16日,下同)
 
言静声息,甄尚灵先生悄悄地走了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甄尚灵先生和她的儿媳杨梅
 
    在我的长篇小说《黑昼》(见日志的“原创小说”)中有“曾先生”和“章先生”,他们的原型就是甄先生和张先生。现将小说上卷中的一章再次发表,以表达我对先生无尽的怀念!

甄先生,您一路走好!

 

附:《黑昼》

上卷

 

11

 

1955年的日历即将翻到最后一页,新年的第一束阳光在向我们招手。你准备怎样迎接未来的一年?同学们,让我们在一年一度的新年舞会上彻夜狂欢吧,让新年的钟声在欢快的舞步中敲响,让祝福与理想在我们的飞旋中绽放!让来年叶更绿,花更红,青春更美,友情更浓,收获更丰! 12月31夜,相约而去吧!校学生会将在女生食堂举办大型狂欢舞会,届时校领导们也将莅临舞会现场,与大家共迎新年。将有专业乐队伴奏,农学院同学将用我校农场生产的牛奶、鸡蛋制作你最喜爱的冰琪琳,现场廉价供应。

时间: 1955年12月31日晚8至元旦凌晨2

 

在新年到来的前夜,将有一台精彩的戏曲演出伴你辞旧迎新。京戏、川剧、越剧、黄梅戏……这些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会使你如痴如醉!我省众多著名演员将光临演出,你猜他们是谁?我校学生京剧团、川剧团也将演出《空城记》、《五台会兄》等经典节目。

时间:19551231日晚8

地点:大礼堂

 

新年前夜,校工会小吃餐厅将有成都名小吃通宵供应,狂欢之后,你还想一饱口福吗?原汁原味的龙抄手、赖汤元、韩包子、夫妻肺片、蛋烘糕、三合泥、叶儿粑、豆花面……等你光临。

 

……

 

这一类海报让同学们心跳不已。

1955年的最后一个晚上,校园里流光溢彩,音乐晚会、舞会、戏曲晚会、电影晚会在几个场地同时举行,兴高采烈、三五成群,手持鲜花、气球的年轻人的溪流把它们联成一个欢乐的青春之城。大家用彻夜狂欢迎来了新年的第一个黎明。

因为睡得太晚,元旦上午赵翔他们寝室的同学集体睡了个懒觉,近十点钟才纷纷起床。那天阳光灿烂,人们的心情像头上碧蓝的天空,舒畅极了。赵翔和李劲下午两点半准时到大校门和郑小琳、薛菲菲碰头,见她们早已准备了一大束鲜花,不是在花店随意买的,而是自己精心选择配搭的。这两个姑娘真有本事,好像被她们触摸过的花都会更美。她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郑小琳穿了件崭新的米黄色外套,围着绿色现小花的纱巾,薛菲菲则穿着大红色的厚毛衣,喜气洋洋。她们比手里的花更美。

“好漂亮呀!”赵翔高兴地打量着眼前这两个风姿绰约的姑娘。

李劲说:“唉,你们这身打扮,是要让我们两个更显得土头土脑嗦?”

郑小琳薛菲菲只是笑。去新南门附近曾老师家可以先坐两站公交车,但他们更愿意步行,一路可以谈谈笑笑。

有关曾老师的许多情况,除了郑小琳告诉的,赵翔这两天还听汪海涛讲过一些。她和她先生章先生都是耶鲁大学的博士,全国解放前夕才从美国回国。回国后在华西大学任教,院系调整后到了四川大学。章先生是心理学家,川大没有心理学系,就分到哲学系。赵翔很奇怪,汪海涛只是比他们早入学一年,为什么对中文系,对中文系的老师知道得这么多,一谈起来如数家珍?

走到曾老师家刚过三点。她家的小院坐落在一条幽深的小巷里。

开门的人应当就是章先生。他略显清癯 ,但很精神,在整洁的白衬衫外面罩着一件浅灰色的厚毛衣,开门时一只手还提着仍在滴水的水壶,看样子刚才正在花圃里浇水。

“章先生您好!我们是中文系五五级的学生,给您和曾老师拜年。”郑小琳中学生式地行了个鞠躬。

他们看到小院里有横竖两排呈L形的青砖青瓦的平房,中间是花圃,栽种的多是观叶植物,水灵灵的,有的叶面上还有滚动的水珠,虽然正值严冬,却似满园春色。

 “不敢当,不敢当!请进。”他放下水壶,侧过头叫了声曾先生的名字,“有贵客!”

听章先生称他们为“贵客”,几个同学都不好意思,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最后还是赵翔领先,随章先生跨进客厅。客厅不大,木地板上的油漆已经大半脱落,靠墙处有几张在别的家庭中难得见到的沙发以及式样精巧的小茶几,放置在屋子中间的取暖用的小火炉传送着温暖。墙上有一幅素雅的西方风景画,画面上现出小湖的一角,四周一片青葱翠绿。它给这个冬天的屋子带来了春的感觉。从客厅里可以隐约地看到书房里的书架。

老师应声从书房里出来,显然她正在工作。

同学们都起立:“曾先生,您好!”

薛菲菲向曾先生献上手中那一大把春意盎然的鲜花。

 “谢谢,谢谢!漂亮极了!”曾老师端详着手中的花束,又连忙招呼大家坐下“章先生和我最喜欢年轻人,见到你们就高兴,所以刚才他说你们是贵客。”

先生披上外衣,摆上两盘糖果,又去盛茶。他的热情反而加剧了同学们本来就有的拘谨。

“来,我来给章先生介绍一下你们,看我是不是记住了你们的名字。”说罢,曾先生一一指着几个同学对章先生说出他们的名字,这使赵翔、李劲很惊讶。他们全班有九十来个同学,从开始上课到现在还不到四个月,除郑小琳外,其他同学和曾先生接触并不多,她怎么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先生一一落实了那些名字的用字。

“好名字,好名字!琳,就是美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郑小琳三个字,音调铿锵,念起来朗朗上口;薛菲菲,菲菲,谐霏霏,《诗经》《小雅·采薇》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很有意境。”

听了章先生的话,一片红霞飞上了薛菲菲和郑小琳的脸庞。章先生的目光又落到赵翔和李劲身上。

“赵翔和李劲也是好名字。翔:抱负不凡,鹏程万里;劲,挺拔有力,原意主要指主干挺拔。”说到这里,他叫了声曾先生的名字,问:

“我没有记错吧?说错了你要纠正啊,不要客气。”

先生哈哈大笑:“没有记错!”

先生的回答使章先生很高兴。“看来我的记忆力还没坏透顶。”

先生的这番话惹得曾先生又是发笑。同学们没想到他会这样博学,机智,幽默,平易近人。他一下子就化解了大家的拘束。

闲谈中,郑小琳谈到同学们都喜爱现代汉语课,曾先生强调说她对新的年级还不够了解,大家要多提意见,建议。她还问同学们是否已经适应了大学的学习生活。说话间,薛菲菲突然问到他们在美国的学习生活,但谨慎的曾老师好像不愿对此多谈,只说:

“美国大学的某些条件确实不错,不过,再好的条件也是别人的。我们也可以留在美国工作,但想来想去,还是回来了,还是自己的国家好。”这样的回答令赵翔有些失望,但他理解曾先生为何不愿多谈这个话题。

先生似乎看出了大家有些失望,转而问同学们是如何迎接新年的。李劲谈了系里和全校的新年晚会,他们年级的节目。

“很好呀,可惜我们没能参加,没能看到你们的精彩表演……”曾先生说。

郑小琳低声对薛菲菲说了句话,两人站起身:

“我们现在为两位老师唱支歌,祝两位老师新年快乐!”

她们唱了一首祝贺新年的歌。

“你们年轻人就是有生气,唱得好!”章先生高兴地鼓掌。

“我也来凑凑热闹,唱一支昆曲,好不好?”曾先生说。

同学们一起说好,章先生也鼓掌。

“那就要请章先生为我伴奏了。”

“好!遵命!”章先生马上起身从另一间屋子里取出一支笛子。“你们看,曾先生见到你们,有好高兴!”说罢,他又问同学们知道不知道昆曲,薛菲菲羞涩地向郑小琳吐着舌头。

李劲回答说:“它是我们国家最古老的剧种,有六百年的历史了。”

先生说:“对,对!它起源于元末明初,是14世纪中叶。最初,它只是民间的清曲、小唱,只在苏州一带流传,当时称做‘昆山腔’,也称‘昆腔’。到了明朝万历年间吧,才逐渐传播布到更广大的区域,其中就有我们四川。后来它又流入北京。”说话时她很注意同学们的反应,见到大家很有兴趣,又才高兴地继续说道:“清代以来它被称为‘昆曲’、‘昆剧’。它积累了很多优秀剧目,汤显祖的《牡丹亭》,以后你们的中国古代文学课要讲到的,就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些著名的折子戏。它所使用的曲牌,大约有一千种以上,非常丰富。昆曲把歌、舞、诗、戏糅合成极其精致优美的一种表演形式。”

先生这时插话说:“我们看过西方的歌剧、芭蕾,确实很好,但是我们还是更喜欢昆曲。可惜现在很多年轻人不了解昆曲,能欣赏的人就更少了。这有点令人痛心。所以曾先生刚才说了那么多。曾先生很喜欢昆曲,她要为昆曲作宣传。如果昆曲在你们这一代失传,就对不起老祖宗啊!你们中文系的,女士们,先生们,是有责任的。”他最后那句话说得很幽默。

同学们都面有愧色。

先生说:“我喜欢是喜欢,但唱得不好,就唱一曲《牡丹亭》的《游园惊梦》片断吧。”

“你别忙。”章先生止住曾先生,“这几个同学可能还不熟悉,你宣传过了,我忍不住也要宣传一下。”

他的话把同学们逗笑了。他风趣地问曾老师:

“我先给同学们介绍一下《游园惊梦》,如何?”

“好。”曾先生笑着回答。

先生看着几个同学,说:

“《牡丹亭》这出戏,照我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部歌颂青春,歌颂爱情,歌颂生命的作品。你们是学文学的,我这个看法是不是外行话?是不是没有阶级观点哦?你们可以批评。《游园惊梦》是《牡丹亭》里的一折经典。说的是一个大家闺秀杜丽娘和丫鬟一起游览自家的后花园,回来后竟然做了个梦,在梦中和一位手持柳枝的公子在花园内相遇,两人很动情。她梦醒之后一个人独自走进后花园寻找梦里那位多情郎,所以叫作《游园惊梦》。她那段短暂的感情经历,那段动人的爱情故事,是有还是没有,是真还是幻?谁也说不清楚。好就好在这里。唱词很美,像: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把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写得有声有色;曲调也很美,婉丽妩媚,一唱三叹,如主人公的柔肠百转;又如轻柔的莺啼燕语,好像担心搅乱了一池春水,惊醒了一场春梦……”

见到曾先生章先生兴致这么好,同学们特别高兴。听了他们的介绍,赵翔想:曾先生讲授、研究的是现代汉语,不是研究中国戏曲的,研究心理学的章先生,照理说离中国的文学艺术更远,但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竟都如此了解,挚爱,他完全没有料到。

伴着章先生音色柔美,宽厚而圆润笛声,曾先生启唱了。这是他们几个同学第一次听到昆曲,他们凝神屏息,只觉得在屋子里飘逸的曲子古色古香,精致,优雅,有如天籁,大家都听得发呆。

曲终之后,屋子里沉寂了一会,然后响起一片掌声。同学们兴奋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以前,大家都没听说曾先生会唱昆曲,而且唱得这么好。

“中国的文学艺术是个宝库,好东西太多了。你们中文系的老师同学,要让它们发扬光大。曾先生常常在我面前夸奖你们,说你们很用功,很聪明,我们很高兴……”

同学们在曾先生家呆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无拘无束地从昆曲谈到中国古典戏剧、音乐、诗歌。他们几乎忘了时间,最后还是李劲向赵翔等递了个眼色,他们才意识到应当告别了。

从曾先生家出来,已是五点过,满天是夕阳清冷的余辉,凉风习习,大家仍高兴地谈论着曾先生、章先生,只有郑小琳注意到赵翔很少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事。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