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程文:什么是公民社会  

2012-01-26 10:5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翰熊按:下面的文章是是我的年轻的朋友、四川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程文副教授从荷兰发来的,目前她正在莱顿大学讲授汉语。十多年来,她先是在法国进修法语,以后在法国、美国、荷兰等国的一些大学教汉语。对西方文化、西方社会、西方人,有深刻的了解,由她来写“什么是公民社会”自然十分恰当。文章不是一味地说大道理,而是从一些细节和她对细节的感受说起,亲切而细腻,发人深省。这是她的文章的一惯的风格。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大陆中国人到境外学习、工作、旅游、参观、经商、学术交流,这些鲜活的中国人都是中国文化的载体,在展示当代中国人的新的形象的同时,一些人的陋习也引发了许多议论。“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这本来这是不足为奇的。别人的议论正好作为“我”的镜鉴,但是许多国人似乎对此毫无自觉。我认为,一些大陆中国人的劣习以及对那些恶习的满不在乎,根本原因是缺乏在公民意识,既不尊重他人,其实也不尊重自己。去年,从大陆去的两个旅游团在台湾在一个旅游胜地为了抢先登上小火车,竟不顾斯文,大打出手,你叫“台湾同胞”怎么想?读到这条消息时,我的脸直发烫。有好些事,别人看不惯,很反感,我们的一些同胞不但无丝毫自省之意,反而责怪别人吹毛求疵。比如说,大陆许多中国人习惯高声说话、吵闹,以之为“豪气”,完全没想到这影响了他人。对此,连外交部的一位武姓副部长都竟然说:你们不喜欢我大声说话,我还不喜欢你们咬耳朵呢!)

 

数年前,在巴黎吉美博物馆的放映厅看电影。记得我坐得很靠侧边。那天也许有些累,也许为了提神,我在看电影过程中改变了几次坐姿,也就是说或往左或往右倾斜一阵。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肩被人的手触碰了一下。我回头,看见一张生气的中年妇女的脸,她低着声音指责我什么,我听出来了是说我左右动了几次。我当时简直觉得匪夷所思,我动几下与你何干?座位前后高低错落,且我个子很小,我不至于挡了她视线;喜欢侯孝贤电影的人也不多,放映厅空空荡荡,她不高兴就换个座位嘛!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粗心的我都忘记了,这件小事我却记得很清楚,因为它如一个寓言一样,警醒我什么是公民社会。

法语里的一个说法可以很好地说明什么是公民社会:vivre en commun,也就是说“在一起生活”。西方绵长的城市发展史孕育了公民群体,造就了现代民主的政体,也形成了一套无所不包、无形却无处不存在的行为规范。“在一起生活”的核心就是在公众场合,你要想到,不是你一个人存在,还有别人在与你共存,你不能影响、干扰别人的生活,每个人都应该是维护一个人性、舒适、使人感到被尊重的公共环境的主体、参与者,每个人其实都不能为所欲为。具体到在电影院、在歌剧院这样更为精致的文化场所,那更有一套无形的却长久被人传承的行为规则。因此,我知道了,在这些地方,除了不能迟到、不能不关手机、不能和别人窃窃私语外,还不能随便动,因为这样影响了后面的人的观赏行为,忤逆了“大家愉快地在一起生活”的原则。

再说一件小事。四年前乘飞机去美国。小时候一起玩大的一位朋友很好心地主动说为我升舱,我于是第一次享受了“商务舱”待遇。宽宽的中廊,两边分别两个座位,一共四五排吧。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位表情矜持、衣着考究的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孩——她也许和孩子在中间过道上走动过,使我注意到了她的外表。她似乎和孩子总要说英语,总之我觉得她是回美国,她已经是属于那个已高度文明化的社会。经过一夜的飞行,大家开始在卫生间洗漱。我正好就是在那位女子用完卫生间后进去了。让我心里一下子五味杂陈的是,我看见了小小的水台周边有不少牙膏的泡沫。她的形象在我心里一下子缩小了很多:她怎么这么不尊重别人?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在巴黎工作时的一位同事,从中国到法国多年。大学的卫生间在课间会爆满,大家都排队使用。有一天,我正好就是在她用完一个卫生间后要进去。我看见她突然转身,低头看了看卫生间里。就是这个小小动作,我感觉到了她对别人的尊重。

游走于中国和西方十余年,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现在中国人“公德心”的缺失。国人对家人会奉献一切,但对不认识的人却可能会冷若冰霜,会为了让自己获得尽量多的利益而把别人粗暴地挤走,会意识不到别人也可以享受一些公共利益。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虽然这还是基于家庭结构、不是西方基于人人生而平等观念而来的对他人的尊重,但总还是让人觉得很温暖;而他的“仁者爱人”,就有“泛爱众生”的意味。我不知道我们在什么时候丢失了传统。我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建设一个温馨的社会。我所知道的是,文明社会的根基是教育,我希望我们的小孩子能从小就知道怎么与别人“愉快地在一起生活”,也能从小就能得到大人的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