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最后两节  

2011-07-05 16:1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

 

事前,李劲曾担心赵翔知道了郑小琳后来的情况会失声痛哭的,但出乎他的意料,赵翔似乎很冷静,一言不发地听着。他双手一直支在书桌上,用张开的手掌半掩着头。李劲看不到他的表情。等到李劲说起小琳的父亲、母亲和苹苹相继死去时,赵翔突然站起身来,李劲这才见到他的一对眼睛早就红了,但他仍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不停地在狭小的屋里来回走动。这时,在这个偏远的小城里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和不远处江水咆哮而过的撕心裂肺的吼声。李劲不安的眼光一直紧跟着他。他感到,多少年,多少月来在赵翔心里积压着、积压着的什么力量马上就要爆发了。

李劲说:

“告别齐蕴玉以后,我突然想见见何芸生。我很快打听到他的一些情况。他已经调到省委办公厅工作。我还打听到他家的电话。快二十年了,他比我们大些,四十出头了,声音有些苍老,几乎叫人听不出是他。他听说是我很感意外,从他的语气中,我觉得他有些尴尬。不过,他马上又热情起来。他问了我的情况,又主动问到同学们,问到好些人,包括你;语气还是很友好的。这些年,他好像和任何同学都没有联系,什么都不知道。我主动提到了郑小琳,问他是不是知道她现在的一些情况,他犹豫了一会才说他俩已经离婚多年了,她早就调回重庆。他很关心她,但对她的近况一无所知。他没有说他们为什么离婚,更没有说苹苹的事。可能,谈起这些事他是很痛苦的。我相信他心里也很痛苦。当然,他也可能是装做什么也不了解。如果是这样,我也理解。我听到电话那头有女人和小孩的声音。我说我想拜访他,好好摆摆龙门阵[①]。他马上说:‘嗳呀,不巧得很,你早几天来就好了,我可以要个车陪你到附近的风景区看看。这几天我们偏偏正忙,省里有个重要的会,要忙着准备。再等十来天我就有空了。’这显然是推口话,我相信他很忙,但再忙,见一面的时间也抽不出来吗?不过,我还是理解他:真见了面,除了寒暄,又谈些什么呢?有些事回避不了。”

赵翔对何芸生并无怨恨,当年,他也就是我们同学中的一个,无非是后来当了党支部书记,但那又怎样?他决定不了一切。他的思绪很快又回到郑小琳。他站在书桌边,背对着李劲,茫然地望着窗外深邃的夜空。李劲告诉他的郑小琳的种种遭遇此时正在赵翔心中翻腾,仿佛是他赵翔在经历那一切。他似乎看到了躺在门板上的她父亲的冰凉的、遍体鳞伤的尸体,看到了悲愤欲绝的她;似乎看到了她在医院里用乞求的眼光望着每一个从身边走过的人,看到她独自抱着苹苹坐在混乱、肮脏的过道上,看到了她的无助和绝望,看到她眼睁睁地望着女儿死去,她快疯了,而那时,在枪炮声中,在杂乱的脚步声和呼喊声中,她的不幸,她的悲痛,完全被掩没了。不断有伤员送了进来。不断有满身鲜血的人被送了进来。大厅里的地面上都摆满了人。他们在等待救治。不时有人死去。运送尸体的小车通过大厅。他们都是生命,都有自己的故事。没有人注意到郑小琳和她手中的苹苹的存在,不会注意到她和苹苹的存在。她俩太算不得什么了,在这大千世界中太算不得什么了。赵翔似乎看到她如何用自己不绝的眼泪埋葬了心中最后的安慰。她的故事在这里断了。她从此消失,悄无声息。她还在这世界上吗?如果她还活着,她的不幸到此结束了吗?赵翔不敢往下想,他的想像力崩塌了。愤怒和恐惧支配了他的全身。

他转过身,看着李劲。这时,一个决心完全控制了他:他要找到郑小琳,只要她还在这个世界上,他就要找到她,不,即使她已经离世界而去,他也要找到她!找到她的墓碑,摇着她的墓碑大哭一场!不!不!不!她不会离去,她没有离去,她一定还坚强地活着!

“我一定要找到她!”赵翔对着李劲斩钉截铁地说。他的脸色是铁青的。这是他此时唯一的、强烈得不可压抑的愿望。

“我理解你。我本来想在来宝兴之前先去重庆,我想,我会打听到她在哪里。后来,我还是决定先到你这里来。老实说,我曾经想把这件事留给你去做,我能肯定你会那样做,但我后来又想,这有意义吗?她现在音讯渺无,沧海桑田,谁又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会不会有了新的家庭?这些不能不考虑。甚至……甚至……她还在这世界上吗?”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她!”赵翔重复说,他少有地举着拳头。

“我认为,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调动的事,等事情些眉目再去重庆也不迟呀。”

到这时候,赵翔才倒在椅子上失声呜咽起来。

李劲没有劝解他。心想:让他哭吧,大哭一场,这样,他心头可能会多少痛快些。他打开房门,一股风吹了进来,已经是春天了,这里的风还这么凉。四周安静得出奇。停了一会儿,他又关上门。

赵翔强忍着悲痛,拭去了眼泪,站起身来:

“调动的事,我会抓紧进行的,现在,我更想把它办好。只是我现在还能平静一分钟吗?我只想着小琳。不管她现在是什么情况,我都想知道;如果时来运转,她现在生活得很好,很幸福,我不会闯进去的,我会像从前一样默不作声,继续生活在她的视线之外。”

“好!”李劲喊道,但他接下来的声音却充满了迷惘,“时来运转”,他琢磨着这几个字,“运”,我们的“运”是什么呀?他说:“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是喜剧还是悲剧?说悲剧吧,文革以后,我们许多同学真是时来运转了,像蒋时雨。我相信你也会时来运转。也许,也许,故事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是,即使是这样,悲剧难道就因此变成了喜剧?许多人的青春岁月是怎么过的呀!故事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啊!”

 

32

 

……

门开了。

他站在她面前。

她站在他面前。

看着憔悴、瘦弱的她,噙在赵翔眼里的热泪汹涌而出。

她惊愕地看着这个人。他的前额,他的眼神。

赵翔!

赵翔不知道自己怎样进了门。

门关上了。

他紧紧地抱着她。她紧紧地抱着他。他们同时失声痛哭。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这二十年,二十年哪!你在哪里!”

“我在人间,我活着!小琳!我思念了你二十年!”

“你知道我的这二十年吗?我失去了一切!”

“我知道,我知道……不,不!我找到你了!”

“找到了我,可是……我们都快老了!”

“不!我们不老!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未来!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小琳,你说是吗?” 他用手托起她的头,一个泪人端详着这另一个泪人,然后,然后,他重新紧紧地搂住她,好像怕她飞了。(7545

 

(小说完)

 

 



[] 四川方言,聊天。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