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对《黑昼》中一些新增章节的说明  

2011-06-27 09:5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夏天,我在博客上连载了我的长篇小说《黑昼》的第四稿(见本博客的“原创小说”),想听听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的意见,作修改的参考。连载期间,读者发表了不少意见,有读者认为小说对女主人公郑小琳后来的遭遇写得太粗略。当我在时间上和第四稿拉开距离之后,回头一看,确乎如此。于是,近几个月来,我在再次修改小说时,首先做的就是在下卷中新增加了一些章节,写郑小琳从昆明回到重庆后的遭遇。那时,我们整个民族正处在被称为“文化大革命”的大灾难中,郑小琳的父亲是1930年代在欧洲留学的高级知识分子,中国民主同盟成立时的老盟员,他的命运可想而知。最近,我在信中向正在美国探亲的陈厚诚教授谈到这些章节。几年前,他就读过《黑昼》的初稿,后来又在我的博客上阅读了《黑昼》第四稿全文,多有赐教,他建议我把这些新增的章节仍在博客里连载。本来我也有这样的想法,陈厚诚教授的意见督促我尽快这样做。

但我估计阅读这些新增章节的读者有许多并未读过去年连载的《黑昼》,他们会对这些章节摸不着头脑,所以,在这之前,我得简要地介绍一下《黑昼》的情节。

小说分为三卷,时代背景是从1955年到1978年,个别情节还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前两卷的故事主要发生在四川大学校园里,第三卷则分别发生在四川宝兴县(在小说所写的年代,那是一个偏远小城)以及昆明和重庆。

在即将连载的那些新增章节中,主角是小说的女主人公郑小琳。她和小说的男主人公赵翔都是1955年进入川大中文系的学生,后来成了一对恋人。1957年,赵翔差一点被划为右派,虽说最后死里逃生,但这对赵翔仍是极其沉重的打击;不过,毕业前夕,他和郑小琳仍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谁知偏偏在这时候学校大图书馆发现了反动标语,赵翔早就被有的人视为“对党不满”的人,于是成了作案的怀疑对象。这个案件一直未能侦破,怀疑他的人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说这事和赵翔有关,但在那个年代,他仍继续受到怀疑。郑小琳始终深爱着赵翔,但此时的赵翔很明白,以自己的境遇,他是不可能给郑小琳带来幸福的,不但不能给她带来幸福,甚至不可能使她免于苦难。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与情感冲突,赵翔做出了“理智”的决定:和郑小琳分手。郑小琳分去了昆明,在一所中学任教,两个月之后,赵翔被打发到边远小城宝兴。为了让郑小琳彻底忘掉他,他不让郑小琳知道他去了何处;对郑小琳而言,赵翔这个人似乎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逝了。

赵翔分到县城的初级中学教书,在他的档案材料中纪录了他的各种“严重问题”,但校长唐光明是个好心人,他不认为赵翔是坏人,多亏他,赵翔过上了一段平静的日子。赵翔明明知道他被分到宝兴是变相的发配,是惩罚,会有一双双眼睛紧盯着他,但他还是慢慢习惯了新的生活,甚至,他因为学生、家长对他的尊重、友好而感受到自己生存的意义。可惜好景不长,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刮进了“山高皇帝远”的宝兴,很快,一切都改变了,赵翔的难得的好日子结束了,“革命小将”认定他是“漏网右派”、“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分子”,揭开学校和宝兴“两条路线斗争盖子”的突破口,被打得头破血流,还差一点点就丢了命。在文革的疾风暴雨过去之后,他和一个善良的护士相爱了,但在结婚前夕,她在下乡巡回医疗中死于车祸。在山区贫脊的土地上,赵翔再一次埋葬了自己的爱情。文革之后的赵翔在精神上彻底告别了天真的青年时代,自己的遭遇和国家的命运使赵翔从一个“虔信的人”变成了一个“思考的人”。一天,大学时代的挚友李劲(我原来给他取的名字是李静,这一次改成了现在的名字)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1959年毕业后他分去了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与赵翔天各一方,这次他是在到成都、昆明出差之后,专程从成都赶来看望赵翔的。那天,赵翔在寝室里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他。

 

“赵老师,有人找!”

他打开门,守校门的老大爷领着一个提旅行袋、满身风尘的人正向他走来。那人见到了站在门边向他张望的赵翔,停下脚步,对赵翔笑着。他没有出声。赵翔想:谁?他是谁?一对男人少有的大眼睛。像记忆中的一个人。不会。他远在万里之外。那人向他走了过来。赵翔傻了眼:那个人不是像李劲吗!

他仍呆呆地站在门前。他不敢相信他是李劲。

李劲也呆呆地站着。刚才的笑容消失了。同样的问题也涌上他的心头: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肤色黧黑,满脸书写着沧桑,被称为“赵老师”的中年人就是当年那个赵翔。

重逢。朝朝暮暮,风风雨雨,快20年啦!当他们在这山区小县面面相对时,赵翔和李劲心中纵有万语千言,却说不出一句话。两对眼睛在互相打量。20年前的他……20年后现在的他……

长期压在赵翔心里的自怜、委屈、悲愤,被压抑到了极限,现在,汇合着这天长地久而突如其来的友情的震撼,一下子爆发了,无比激动、痛楚、撕肝裂肺的痛哭,像洪水冲溃了堤坝。他泪如泉涌他已经想不到要止住流泪。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差一点被整成鬼,那时,那时,他也没有这样哭的。

……

赵翔拭去满脸的泪水。“真是你吗,李劲?”

李劲也是噙着热泪,只差一点点他也就会泪流满面。他强忍着一腔悲情,一直注视着眼前的赵翔。

 

李劲在宝兴只停留了两天,但他带来的珍贵的友情却使那两天成为了赵翔20 年最温馨的节日。他们互相诉说这些年的境遇,在一起回忆过去的时光,谈论当年的同学,议论未来。李劲知道,赵翔从来没有忘记郑小琳。他给赵翔带来了他最渴望的信息。在昆明的时候,李劲找到了郑小琳的同事、她的好朋友齐蕴玉,她把郑小林在昆明的遭遇都告诉了李劲。小说的背景暂时转到了昆明,时间也回到了近二十年前。郑小琳大学时代的同学、在省文化厅工作的何芸生早就暗恋着她;郑小琳先是失去了赵翔,四清运动中学校里又有人陷害她、打击她,在她最感孤独无助,最需要安慰,最需要友情的时候,何芸生尽其可能帮助了她。后来,他们结婚了,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幸福的家庭,但不久郑小琳就发现何芸生是一个善于在官场里钻营的人,一心想的是向上爬,两人的追求如南辕北辙,这且不说,郑小琳还发现何芸生竟有了外遇,对方的父亲是个权力很大的组织部门的领导。一直把爱情看得无比神圣、纯洁的郑小琳不能忍受,她断然和何芸生离了婚。离婚以后,为了彻底忘掉在昆明发生的一切,她要求调回重庆。她是重庆人,她要回到父母身边。那正是文革的初期,于是,小说的背景又转到了重庆。这次连载的新增章节就是写郑小琳回重庆后发生的一切。那是齐蕴玉在重庆工作的弟弟转告她的,“现在”又由李劲转述给赵翔。从表面上看,小说中的这些章节大体上仍采用第三人称的叙述视角,但那些不断展开的场景实际上是小说中人的叙述,是转述和多重转述。不知这样的尝试是否能得到读者的认可。

小说是虚构,它不像正经八百的新闻那样是“真的”,但正如巴尔扎克和略萨所说,“小说是庄严的谎话”,是“真实的谎言”。在我们的世界中充斥着太多的虚假和谎话,正因这样,我要强调我的“谎言”的“庄严”和“真实”。我自己就是1955年进入川大中文系学习的,小说中的一些人物,一些情节,我的同学们,当年在川大生活和学习过的人,都不难看出他们源自谁,源自什么……

我的愿望是在小说中展现那个年代的美好与严酷,人与他栖身的时代的冲突,他们的梦想与挣扎、追求与苦难,以及蕴含在其中的人性中的真善美。小说的结局似乎不失为对人的心灵的一种抚慰,但从整个情节来看又蕴藏着极大的令人泪下的悲剧性。人的命运是小说的深层主题。

我正在又一次修改小说的全文,希望能听到读者对整个小说以及这次连载的新增章节的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