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说东说西  

2011-11-05 14:25:29|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四川蓬安:县安监局一名女公务员被顶头上司、安监局副局长叫去陪酒,席间,酒量很小的她“被”喝得酩酊大醉,意识不清,后来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竟一丝不挂,正躺在一家宾馆的陌生的客房里,身边睡着一个男人。她清醒过来又是几小时后的一了,那时她才发现自己被那个男人强奸了。那个男人是她奉命陪酒的对象:县残联理事长。

“残联”大概不是政府机构,应该算社会团体。如果是这样,“县残联理事长”不能算官。但在我国现有体制下,这个“社会团体”是体制的派出物,具有某些官方色彩,至于那位副局长,更是货真价实的“官”。官也有自己的应酬,无须大惊小怪,问题在于他要找一个女性下属作陪,这就有点名堂了。如果只是那位副局长如此,当属“个案”,但某些地方,这类事几乎成了惯例,成了“官场文化”的一部分。在这种场合,女性,年轻女性,年轻漂亮的女性,包括年轻漂亮的女公务员,算个什么“东西”?这类恶劣的事例多啦,举一个发生在今年10月的事:海南雷州市附城镇党委书记陈华在雷州市一酒店宴请亲朋好友,庆祝生日。在酒足饭饱后,余兴未尽的陈华在该酒店请客人到歌厅“卡拉OK”至次日凌晨1时方罢,之后,陈华亲自开车将赴宴的下属吴某送回宿舍,先是调戏,遭到拒绝后,就强行施暴。

还是回到篷安。那事发展到后来那个地步,还不知道是否出于作案人的预谋。即使它不是先前的精心设计的吧,也不影响事件的严重性。你看,那位副局长、那位理事长好像在做一件寻常事,他们随心所欲,“规”与“矩”对他们是不存在的。在特定“文化”熏陶之下,他们的“欲”和“行”几成“自然”。

主持“残联”的理事长本人当然是残疾人,按理,他也属不幸的弱势群体,但一旦当了什么“长”(虽然此“长”不同于彼“长”),沾了点点儿官气,就肆无忌惮起来。这也是说明某种“亚文化”的一个具体而微的例子。

 

青岛市公安局1021日通报了有关聂磊涉黑案件的侦破情况:该个黑社会组织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组织卖淫罪,开设赌场罪等20余项罪名。截至当日,青岛市公安机关已抓获成员209人,从中逮捕161人。青岛市公安机关还协助、配合纪检、检察机关严肃查处青岛市公安队伍中涉及违法违纪和充当保护伞的问题,已有14名公安民警被查处,其中包括原市北公安分局局长、原李沧公安分局局长。

那些警察当然是败类,是坏警察。这暂且不说,且说不坏的警察。1029日,河南省汝南县公安局梁祝镇派出所所长王银鹏,酒后驾驶一辆警车上路,将路边两根电线杆撞倒,致5人死亡3人受伤,现场血肉横飞,惨不忍睹。这个王银鹏就并非坏警察,他此前有过值得称道的表现(我相信那些表现不是虚构),因为这些表现刚升为派出所所长。那天酒后出事有一定的偶然性(“久走夜路总要遇到鬼”,但不是“只要走夜路就要遇到鬼”),算他运气不好。如果他运气好,那天不出事,他继续是个好警察、好所长。但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就来了。公安部有明文规定,警察绝不能酒后驾车。我们可以肯定,别人酒后驾车,醉后驾车,他一定会严格执法。只是,对别人和对自己与“哥们”是两回事,他有两张面具。

如今,两张面具,两种人格已是普遍现象。

 

这年把中国又出现了新的移民潮,胡润研究院发布《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称中国身家1000万元以上的富豪14%目前已移民或者正在申请移民,还有近一半在考虑移民。对这个“潮”,议论甚多,自然不奇怪。有的说,这个“白皮书” 纯粹是炒作,根本经不起推敲。我看,要把把明摆着的真实当成莫虚有,这才是“经不起推敲”,这就不说了。有的发文说,富豪携巨额财富移民他国是没有社会责任感;有的劝导说,你们可以移民,但请把“心”留在中国。这些都是“正确”而无意义的废话。富豪移民去,看来是难以阻挡的大势。但容易为人忽视的是,当下,想移民的绝不限于富豪群体。我曾在网上读到一个网民的跟帖,他评论的是一则拆迁逼死人命的消息,他痛心疾首地说:赶快挣钱、移民,把祖坟也搬走!这给我极大的震撼。

应该好好想想:持续不断、一浪高过一浪的移民潮,深层原因何在?

 

有报道说,111日,数十名长江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先后到湖北荆州市的区、市两级政府门前下跪请愿,要求市政府取缔校园附近一家污染严重的小钢厂,维护长江大学师生的健康权益。

老百姓个别地或成群地向手握大权的人下跪,大概是我们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不过,先前,下跪者似乎多处于社会底层,生存状态恶劣,他们的诉求无人答理,无奈之下只好祈求,但如今,并非处于社会底层的“体面”的教授们也下跪了,而且是向区区市政府,区政府的领导下跪!教授是知识分子的一部分,而所谓知识分子,原本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应当是体现社会的良心,是有独立思想的人,自然,他们也应当是自尊心很强的人。

我也算是混了一个教授当,如今,看到那些“同类”一个个在衙门前长跪不起,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有跟帖说“向长江大学的教授们致敬”,但我对这些下跪的教授却没一点恭维。他们诚然不是出于一已之私,诚然是出于无奈,他们很可能是希望能以这样的令人惊诧的行为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促进问题的解决,但是,他们难道没有别的更有尊严的选择,而只能如此荒唐,如此自轻自贱?更有甚者,他们不但自己下跪,还带上自己的弟子(研究生),此等为人师表,此等言传身教,“教”的,“授”的,是哪门学问?

不过,话又说回来,与其过分责备那些下跪的教授,不如同时追问一下,是什么样的社会现实、文化现实打造了这样的黑色幽默?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