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他们为什么要反对  

2010-10-15 16:5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省法制办于9月底在网上全文公布了《四川省突发事件应对办法(送审稿草案)》,向社会各界征求修改意见。结果引来一片喧哗。单在网易的这条消息之后,就有跟贴6000多条,我随意查看了一小部分,竟全是反对、谴责,没有一个赞同,而且每一条反对、谴责的跟贴后都有上万的人“顶”。这只是一个网站。据多家媒体报道,反对者之所以反对《草案》,主要是因为草案中的第47条。第47条是这样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为应对突发事件,必要时可依法征用单位和个人的财产。财产征用人员不得少于2人,并署名备查,征收组应当有公证人员参加。” “征用时应当向被征用的单位或者个人出具应急处置征用手续并登记造册。被征用的单位或者个人拒不接受应急征用的,征用执行人员在情况紧迫并且没有其他替代方式时可以强制征用。” 官方的解释是,制定这个草案,制定这样的条款,是为提升各级人民政府应对突发事件的处置能力。按理,各级政府能提升处置突发事件能力,最终的受益者是人民。那么,人民为什么不但不买账,还气呼呼地众声反对呢?

原来,老百姓对这个“办法”有着不同于官方的解读。他们怀疑“办法”会成为“某些人”侵害个人财产的一种手段,具体点说,人们担心,一,它可能会给地方政府强制拆迁披上“突发事件”这件“华丽”的外衣;二是由于“必要时”未明确界定,可能会出现某些人借机敛财的情况;三是虽然《草案》也规定个人财产征用后会返还或合理补偿,但最终谁来保障?一些网民还质疑,《草案》违反了宪法、物权法等法律。如果这是真实的,应当说,动机是良好的。但是,为什么出于良好的动机(我们假定如此)制定的这个草案与那些条文却遭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呢?

我想起了列夫·托尔斯泰早年的中篇小说《一个地主的早晨》(1856)。小说的主人公聂赫留朵夫是个善良的庄园主,他大学还没毕业就退学回到自己的农庄,希望在不触动农奴制的情况下帮助农民,缓解他们的贫困。不管这位地主有多少局限,但他的愿望却像作者托尔斯泰本人一样是真诚的,善良的,按理,他手下的农奴应当感谢他才是,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他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而原因却是农民根本不相信他。例如,农奴楚里斯一家住在颓败不堪的茅舍里,聂赫留朵夫要他们搬到新的住房中去,但楚里斯老俩口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地主能有好心肠,直弄得老婆子滚到他的脚下哭求:“东家,高抬贵手吧,您是我们的亲爹娘!要我们往哪儿搬呀,我们都老了,无依无靠,您和上帝一样……”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农奴制度的历史和现实,早就使农奴们对地主老爷的一切,包括他们的善行义举都抱怀疑甚至敌视的态度,在他们眼中,地主老爷总是要整农民的,连他们的每一个“善行”都是巧妙装饰起来的新圈套,越是说得好听,他们越是不信,越是不敢信——无数次的上当受骗已经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

提到这篇小说不是把官方比作地主,中国老百姓也不是农奴。是今日“民”对“官”的不信任使我一下子想到了这篇小说。

中国老百姓吃官员们的苦头实在是吃够了,远的不说,就说这些年闹得不可开交,引发无数恶性事件、群体性事件的强征土地,强拆房屋,哪一桩不是在冠冕堂皇的理由(如公众利益,发展的需要等等)下进行的?老百姓们在私下里说:法律、法律、政策,都是官们制订的,说来说去还不为为了官们的利益,为了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想想我们的现实就会感到这类话并非荒唐言。老百姓时时担惊受怕,官方每抛出一个法规、政策,除了那些毫无歧义,“锚定了”明明白白有利于人民的以外,他们都会怀疑,乃至根本不信。我前面提到的网易上的跟贴,有一条是:老百姓对公仆们最缺乏的就是信任,而他们自己却偏偏还信心满棚,有趣得很!

不信任!这是我们社会最可怕的危机之一。

谁之罪?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