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解析马鞍山事件  

2010-06-24 10:45:20|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鞍山事件的影响比瓮安事件,石首事件大得多。在瓮安事件之前,除了贵州以外,很少有人知道中国有瓮安这么一个地方;知道石首的人比知道瓮安的人多,石首还是一个市,但在人们看来,地处湖北中南部的它毕竟还是太偏远,经济欠发达。而马鞍山接近我国经济最发达的沿海,是处于南京都市圈核心层的城市之一,它是一个老工业基地,钢铁工业基地,马钢集团是安徽全省最大的工业企业,居民中产业工人所占的比重很大。早在2008年,全市人均GDP就达到7118美元,居安徽全省之首。

马鞍山6.11事件的起点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6月11日晚上6点过,在马鞍山湖北路中段大润发门口,一个男子驾驶的黑色轿车被正要过斑马线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学生擦到了后视镜。车上的人冲下车,双方发生了争执。没伤着人,又只是争执,在当下的中国,这连一桩小事都未必算得上,但是,接下来——

这个冲下车的男人狠狠打了两人中的男生一耳光。那个中学生被打愣住了,不知所措,身旁的女孩立刻质问他为什么要打人。车上还坐着一个女的,她不但没有制止,反而说:打得好!这就激起了周围群众的愤怒。人们把他们和和肇事车辆围起来不让离开,这时,那个打人的男人还气壮如牛,竟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这句话如火上浇油,现场的群众顿时被激怒了。有热心的市民打电话报了警。警车很快到来,这位自称“我是领导”的人(人们后来知道他是马鞍山市花山区旅游局局长汪国庆)被拉进警车,但围观群众不让离开,非要他们赔礼道歉不可。群众与警察对峙起来。

事情就是这样慢慢闹大的!

解析马鞍山事件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解析马鞍山事件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解析马鞍山事件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现场的人都怒不可遏。有群众,随手抱起了一旁卖西瓜的小贩的大西瓜,向车上砸去,更有的一些年轻人捡起路边修路的砖头砸向警车和局长开的车。现场动手砸车的、叫喊的人很多,一片混乱。住在附近小区里的居民听到群众的呐喊声连世界杯都不看了,涌到街头。聚集的人从最初的几个、十几个,迅速升至几百、几千,整个大街堵得水泄不通,至少有三四千人。

晚上十点半左右,马鞍山市市委书记郑为文赶到现场,向人民群众作出四点承诺,并说:“这件事情如果处理得不好!找我郑为文!”郑书记的这番话起了作用,现场稍微平静了一些。晚上11点半左右,防暴警察也来到了现场,当时由于现场很混乱,郑为文站到了警车车顶上,用高音喇叭喊话,告诉围观的群众,政府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并将汪国庆就地免职。

解析马鞍山事件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但此时,仍有许多群众没有散去。于是,调来了消防部队,试图以人墙将群众驱散,好护送被堵警车离开。肇事的“领导”就待在车上不下来。之后,百余名手持盾牌,头戴钢盔,全身武装的防暴警察赶到现场,强行将群众驱散。被堵的警车走后,大批愤怒的群众开始向防暴警察投掷矿泉水瓶、砖块、西瓜,事态一一步升级,直到警察发射催泪瓦斯,才将现场群众驱散。

一桩区区小事何以酿成一场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

直接的原因是“官”的跋扈与嚣张。

汪国庆只不过是马鞍山市花山区旅游局的局长,马鞍山应是地级市,如果是这样,它下面的区也就是县级,区下面的局自然不过是科级单位,局长相当于科长。就这么大一个官,“七品芝麻”也算不上,居然也敢口出狂言对众多老百姓宣称自己是领导,嚣张至此,许多比他大的官又会是何等嚣张、跋扈,可想而知;这个汪国庆是在闹市里,在大庭广众之中如是猖狂的,如果在他自己把持,“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局里,会是什么气焰?也可想而知。有人可能说,一个汪国庆,怎么代表得了众多官员?其实,现场的老百姓的愤怒足以回答这样的问题。如果汪国庆这样的官员是绝无仅有,人们平时接触的官员一个个两袖清风,一个个都是为人民服务的焦裕禄,官民关系如鱼与水,这个汪国庆能从数千群众内心里激发出那海啸般的愤怒么?

官员的跋扈与嚣张,人们早已司空见惯,绝不能仅仅视为官员的个人品质,说到底,这是体制的产物!试问,在文明世界,哪一个国家的官员敢在人民面前如此作威作福?在中国的香港地区,澳门地区,还有,在我们的台湾省,哪一个官员又敢在人民面前如此张狂?在我们这里,他们就敢!那是因为,我们这里的官员,之所以为能官一方,本质上是出于上级的安排、提拔,而不是老百姓的选择,他们手中的权力来自上级,不是如理论上说的来自人民;只要讨好上级,好好巴结上级,自己又“政治正确”,不犯大错误,就会官运亨通。他们手中的权力又是只受上级而不受人民监督。特别是,在极权体系中,各单位的“一把手”,那种不容“侵犯”的威严,那种一言九鼎,岂容异议的傲慢,连“二把手”也只能亦步亦趋。他们视下级为草芥,视人民为草芥,如此这种官场生态,怎不呼唤出汪国庆般,远胜于汪国庆般的“人民公仆”?

另一个原因是人民的愤怒。

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官僚体系的种种劣迹,官员的贪污腐败,由来已久,人民有太多的不满、愤恨。一有机会,这种社会情绪就会像喷井一样喷发,一丁点火星,就会引发燎原之火,那个小小的汪国庆只是不过一根导火线而已。马鞍山事件的消息传出后,群众的反应很可注意,网上的跟帖极少有谴责这个事件的,居然是一片叫好声,如:“典型的S13,敢说自己是领导。百姓最想打的就是领导。”“我是广东的,为安徽人民群众的正义感叫好!我们其他省份的百姓要以你们为榜样,决对不能向这些欺压百姓的所谓三个戴婊低头。”……,偏激如此,它们所反映的社会情绪应引起当政者的高度的重视。

第三个原因是我们社会没有正常的法制化的表达机制。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人的深层心理中的能量如果不能通过正常的渠道,以正常的方式得到宣泄,就必然以某种破坏性的方式来爆发出来。人是这样,社会也是这样。群众的情绪(包括对现实的不满)如果不能以正常的方式来表达,而总是遭受压制,那必然在某一天,某个时候,以破坏性的方式爆发。其后果就可怕了。瓮安事件,石首事件,以及马鞍山事件等等,就是这样的。

我希望稳定,真正的稳定,但马鞍山事件表明,极权制度制造的社会的矛盾已经越来越尖锐,人们越来越不能忍受,这种状况是对社会稳定的最大威胁。

 

  评论这张
 
阅读(1255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