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这些笔杆子……  

2010-05-26 11:08:07|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读了梅宁华先生的重头文章《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辛亥革命百年回眸》(以下简称《旗帜鲜明》)。作者为了增加这篇文章的权威性,发表时特意亮出了自己“北京日报社社长”的身份,各大网站纷纷及时转发,说明它很有些来头。有人说“网易”上的读者跟帖不可不读,我于是赶到网易。在网易转发的这篇文章之后,标明有跟帖321条,但我只能见到精选出来的 “热门跟帖”,发现是一片喝彩之声。如:“对,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恩,加油!”“这篇文章如果早10年,哪怕早5年发,中国的思想意识领域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混乱了。有理,有力,有节。一篇迟发的好文章。”,“非常同意”,“完全正确!”“大快人心。决不能让歪理谬误横行。”“的确是一篇多年不见的具有科学思想和观点的上乘好文!赞成、支持本文的观点!!!” “北京日报社社长,分析的有深度,有内涵,有依据。论点清晰,论据充足。”有的发帖人竟得意忘形,胡说起来:“支持啊 好好文章 国家未来就要你们这样的人,真乃千年,万年一遇好文章”。好一个千年一遇,万年一遇!你把马克思、恩格斯等列祖列宗的文章放到哪里去了?把“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的雄文放到哪里去了?把后来的政治权威们的文章放到哪里去了?这般鼓噪,为梅宁华先生造什么舆论啊?有人这样捧这篇文章,那是他们的权利,奇怪的是,“热门跟帖”里居然没有一条是不同意梅宁华先生的。这就怪了。按一些跟帖者的说法,中国人的思想现在已经乱得不可开交,难道梅宁华先生的文章有那么大的威力,刚一发表,它所批判的那些“异端邪说”的拥护者、支持者立刻抱头鼠窜,销声匿迹,人们立刻就统一于文章的观点了?会有这等奇怪的事吗!稍知情况的人都明白是另有缘故,猜得到如此一边倒的喝彩是因为这个“阵地”被呼啸而至的“网评员”暂时“占领”了。这个事实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旗帜鲜明》来头就是大!

在世界各国中,中国人特别看重历史,许多中国人认为,现实可能不公正,但到头来历史一定是公正的,有人甚至因此说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是中国人精神的寄托,中国人在“历史”里安身立命;既然如此,我们怎么容得下“历史虚无主义”这个可恶的东西?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是好得很吗?

但是,细读这篇文章后却很快发现作者所说的“历史虚无主义”和人们通常的理解相去甚远,他说的“历史虚无主义”何所指呢?举一例就可明白。

作者在谈他心目中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种种表现时,写道:“刻意导演和假设历史。为否定中国的历史成就,编造和夸大所谓‘人祸’,杜撰出毫无根据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这实际上是在刻意导演历史。”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这里谈的却明白无误,文章指涉的是人们对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的研究,特别是杨继绳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记实》。

这些年来,虽然当局很不情愿人们去关注中国的那段历史,许多事实,如死亡人数,至今讳莫如深,但在许多严肃的学者的努力之下,历史的真实面貌已经逐渐清晰起来。杨继绳的一百一十万字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记实》就是研究这段历史的极其重要的成果。作者在书中不仅引用了大量被严格保密的档案材料,还对四川、安徽、甘肃等十一个重灾区的悲惨景况作了慎密的描述和深入的研究,清理了这个大灾难的来龙去脉。他说:“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利用到全国各地采访的机会,查阅全国各地的有关资料,访谈经历过大饥荒的人。我从大西北到大西南,从华北到华东,从东北到华南。查阅了十几个省的资料,访谈了上百位当事人。经过十年的努力,我收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记下了10多本当事人谈话记录。我终于比较全面和比较深入地得到了这场持续三四年的大饥荒的真实情况。”作者还编写了 “有关大饥荒的大事记”附于正文之后,书末所列参考文献的目录近30页,其中有河南、甘肃、四川、安徽、吉林、广东、辽宁、山东、浙江、云南、河北以及中央有关部委的“来源十分可靠”的原始文献,中央一级的“官方文件”,“有关省的官方文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及批示”、“专著”、“论文、研究报告及文章”、“回忆录”(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杨尚昆日记》等)和“资料汇编”,仅所列中央一级的“官方文件”即有60种之多。应当说这部著作是严谨的,立论是有根有据的。

对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的考证集中见于该书第二十三章“大饥荒期间中国的人口损失”。在这一章里,杨继绳参考了“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的结果”(按照国家公布的数据,由于大饥荒,全国总人口减少4770多万人)、“各省官方数据计算的结果”(大饥荒使中国人口损失了5318万人,其中非正常死亡2098万人,少出生3220万人)、“国外人口学家的研究结果”、蒋正华(蒋正华在1987年发表了《中国人口动态估计的方法和结果》,此文收入《中国人口年鉴,1987年》上,他在文中正式公布大饥荒年代非正常死亡1700万)和丁抒、金辉、王维志等“中国学者的研究结果”。杨继绳对各种数据作了详尽的分析,得出结论说:“据我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十多个省对大饥荒课题的调查,我认为,同所有中外学者的数字比较,3600万这个数字比较接近实际,但还是低于实际。”“根据以上分析和多方面听取意见,我估计,在大饥荒期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3600万人”。

还得看到,在《墓碑》出版以后,又新发现了一些可靠的重要资料,如安徽省厅原常务副厅长尹曙生在主编《安徽省志·公安志》时在省档案馆偶然发现的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厅向省委写的《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报告所说的“特殊案件”就是人吃人。安徽省公安厅的报告送到省委以后,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的曾希圣只批给几个书记传阅,要求严格保密,并指示公安厅严格控制知情范围,销毁有关档案。但不知何故这份报告居然保存了下来(参我的日志《当年安徽人吃人》)。这样重要的材料自然是杨继绳当年根本不知的。当然,我们不能期望《墓碑》在材料上毫无瑕疵,如果由于种种原因有的数据失真,自然可以质疑,可以批评,甚至可以推翻它的结论,但是,这得拿出事实,拿出材料,只有真实的材料才能把别人驳倒。要是梅宁华先生能以真实的材料对《墓碑》等加以矫正,即使他由此得出的结论与《墓碑》针锋相对,我们也会承认他对这方面的研究有所促进;如果《旗帜鲜明》限于文章的总体构架,不能在具体问题上“纠缠”,作者可以另写文章,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材料加以批驳,但是,梅宁华先生没有这样做。他在这篇文章中没有拿出一丁点材料,我们也未发现梅先生另有任何这方面的专门论述,他拒不说明“历史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就对别人脚踏实地的研究成果横加指摘,指斥杨继绳等“刻意导演和假设历史”、“编造和夸大所谓‘人祸’,杜撰出毫无根据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这实际上是在刻意导演历史。”这样的色厉内荏的“旗帜鲜明”自然不会有多少说服力,反而表现了某些理论家的困境。

在这们这里,批判文章从来要讲究“气势”,要用“气势”压倒对方,梅宁华先生的文章题目就不同凡响:“旗帜鲜明”,不仅是表明自己绝不含糊,更是一种号召。作者摆出“高屋建瓴”,不屑于讨论“细枝末节”的高傲姿态,挥舞着“歪曲历史真相”、鼓吹“历史虚无主义”一类大帽子吓唬人,但是读了这篇文章,不带偏见的读者对谁在掩盖、歪曲历史真相,谁在维护历史本来面目反而更加清楚。这种“贡献”大概是梅宁华先生等事前没有估计到的。三四十年前,一些高层笔杆子写的文章,在当时的历史环境里确实令不少人(包括我自己)信以为真理,今天的一些笔杆子做得到吗?这且不说,论理论水平,论文章,论才气,他们,比当年的那些笔杆子,似乎也差得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