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时光的碎片(三)  

2010-02-21 10:15:12|  分类: 昨夜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学时的校长是个很严厉、粗暴的人,动不动就体罚学生。

县城的东边是涪江,夏天常有同学下河游泳,这是校长绝对不允许的,他的理由很简单:淹死了咋个办?于是,他常常在下午放学以后到江边去细心巡查,一发现有学生游泳,决不饶恕。第二天下午放学集合时,一条矮条凳和打人的竹板早已准备好了。他叫出游泳的同学,要他们自己趴到凳子上,他亲自动手,发疯似地死劲朝屁股乱打。被打板子的同学怎么惨叫都无法使他生出一点恻隐之心。还是小学生啊!那时,全体同学都被这个恶魔校长吓坏了。他甚至对自己的女儿也不心软。他女儿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县城内有几条小河,有个夏天,他女儿坐在河边脱了鞋子洗脚,刚好被他看见,事后竟在学校里把她暴打了一顿。好些老师都憎恨他这种作风,但感怒而不敢言。

奇怪的是,他对学生的体罚竟受到好些学生家长的欢迎,他们对校长说:“请校长管严些,我的那个娃儿要是不听话,你尽管打!”

 

前面谈到那时民风纯朴,我想起了“捡字纸的”。

街道上常常可以见到“捡字纸的”,那多是上了点年纪的人,他们一手提一个装字纸的长长的布口袋,一手拿一把长柄火钳,一发现字纸马上夹起来放进口袋。他们和今天收集废品的完全不同,收集废品是为了卖钱,而他们捡字纸是为了“积德”,纯粹是一种道德行为,是出于对字纸的珍视:只要写了字,那张纸就点神圣了,不应当被乱扔,不应当任人践踏。在他们眼中,“字”是知识的象征。

 

那时,我觉得这座县城的凉粉好吃极了。

那里的凉粉和我以后见到的、吃过的一切凉粉都不同,是胡豆做的,色如蘑芋;它主要有两种吃法,一是“干(阴平)盘子”,是把凉粉切成若干手指宽的细条,平摊在盘子里,糊上酱、熟油辣椒、花椒粉等调料,上面再盖一层同样的凉粉,再糊一层同样的调料。另一种是“luoluo(均读阴平)杯”,是把凉粉切成一个个一寸见方的小块,放在盘子里,另用一小碟加入酱、酱油、醋、熟油辣椒等,顾客夹上盘里的凉粉,沾(读去声)着调料吃。吃过凉粉,嘴唇四周少不了会有一个辣椒油染出的红圈圈,舌头被辣得“哧哧”的,但在我们这却是很惬意的享受。除了前两种吃法,还有一种“手摊子”:付了钱以后把手伸过去,卖凉粉的把一大片凉粉摊在你的手心里,往上糊上调料——要吃“手摊子”,当然就不要想“卫生”两个字了。

这凉粉给的感觉是如此之美妙,以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到一地,总要打听有没有这样的凉粉,但都说没有,这当然是在四川境内。多少年后我才发现,幼时的感觉未必可靠,比如,读中学时,觉得那学校好大哟,特别是它的运动场,但前两年回去看,发现它比一所小学大不了多少。因此,我不知道上面说的凉粉是不是真的那般好吃。不过,我宁愿那样相信,把那种美妙永远保存在记忆中。

 

前面说县城里有几条小河淌过,它们温情地在城里绕来绕去,然后无声无息地流走了。那是真正的小河,只有一两丈宽,河水很浅,但清澈得像清晨花朵上的露水汇成的。河两岸多是树丛、杂草。到了夏夜,一群一群的萤火虫在河边的夜色里飞舞,如昆虫世界的小精灵在放飞它们的小灯笼。少不更事的我们时不时带上一个小玻璃瓶河边捉萤火虫玩,不一会就可以捉到一、二十只,萤火虫们让小小的玻璃瓶顿时神奇起来。

多少年没有见过那样的小河和它养育的会飞翔的小灯笼了,不但在城市里,就是在乡野小河边,美丽的萤火虫都不见了踪影。难道,他们不再喜欢我们,永远离开了我们,迁入了童话世界?

前年,报上说,在天台山的一条山沟里,人们见到了成群的萤火虫,说,那地方也许会成为一个新的景点。

不要去干扰他们吧!让它们永远自由自在,快快活活地在夜色里飞舞,自己照亮自己的路,它们的自由与快活不就是上帝对人的赐与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