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时光的碎片(一)  

2010-02-17 16:04:46|  分类: 昨夜星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儿时,过年是一年中最大的事。单是吃什么就很讲究,比如,正月初一早上要吃汤圆,汤圆象征元宝,不喜欢甜食的则吃面条,面条象征金条,总之,要图个吉利。过年时,一身新衣、新鞋是少不了的,上上下下都要“万象更新”,喜气洋洋。

初一早饭过后就由大人领着走遍全城,一家一家去给长辈拜年。不是像现在这样作个揖,说上一声“拜年啦!”,也不是鞠躬行礼了事,是资格的磕头作揖。这个礼节绝不能含糊。

过年前后会得到亲友们送的一大堆玩具,男孩们,大多是木制的关刀(关云长用的青龙偃月刀),矛(读如miao,阳平)子(像张飞的“丈八蛇矛”),“宝剑”之类;虽然做工简陋,却是我们的至爱。精致一点的玩具是各种戏剧人物的脸谱,如三国戏中的“五虎上将”以及包公、岳飞等,多是泥做的,也有石膏做的,半边鸡蛋那么大,相当精美,我曾经积了一大纸盒,视若珍宝,爱不释手。

 

稍大一点,我们开始自制玩具。印象最深的电影盒。先做一个小木匣,两侧各打一个孔,用以安装卷电影片的轴和摇柄,正面掏一个大孔,装上放大镜做的镜头。“电影盒”的水平、层次主要看有多少电影片。那时电影院放电影经常烧片,放着放着,电影片就燃了,这时,放电影的人就得暂停放映,把残片剪去,接着再放映。剪下扔掉的除了残片外还会带上一小段没有着火的片子,这就是我们做电影盒的宝贝。用布条从两边沿着胶片把它们串起来再装在电影盒内的轴上就成了。记得每次电影院放电影时,总有一大群小孩挤在放映室外等待、讨要刚刚剪下的电影胶片。运气好时可以得到一尺多长的一小段,那时,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如果碰上是彩色电影,更会一连兴奋好几天。当然,通过这样的电影盒是不能看到电影的,只能看到放大了的一张张静止的电影片,但那也叫人得意了。

 

所谓“电影院”,现在想来简直破旧不堪。准确点说,那不是电影院,而是一个演出场所。放电影在那里,戏班子来了演川戏、京戏、话剧也在那里。它们轮番地来来去去。

最初看的电影是无声电影,字幕很重要。很有趣的是,一出现字幕,观众会立刻齐声读出字幕上的话,如:“啊!不好了!”那声音很特别,至今在我脑子里还很鲜活。我看过的无声电影里,印象最深的是《女镖师》,当时觉得打斗场面精彩极了,不知道事实上是不是这样。

 

街上时常有放“西洋镜”的:围绕着“主机”牵出好几个“镜头”,可供多人同时观看。艺人一边敲着小锣小鼓一边唱,另一支手拉动“主机”里的画片。画片是画的,彩色,画工很粗糙,但内容都是当时的“主旋律”;那是抗战时期,我记得内容似乎全是打“东洋鬼子”的,如台儿庄大捷之类。每次收费不多,很受小朋友欢迎。

 

春天来了,最惬意的是放风筝,而放风筝的最理想的地方就是城墙。每当风和日丽,我们牵着风筝在城墙上奔跑,让风筝迎风而起。风筝在蓝天里越飞越高,最后看上去成了一个点。那时节的我真是心花怒放!城墙是用青砖修建的,大概一丈多宽,绕城一周,每隔一段就有一个碉堡。城墙,连同下面的护城河都保存得很好。逛城墙也是春节后的一道风景,城墙上游人如织,似乎全城的人都来了。在城墙上可以看得很远,很远,菜花开的时节,四周全是金灿灿的。那时,几乎每个县城都有这样城墙,但后来一个个都被拆毁了。那里的城墙拆了,成都的城墙拆了,北京的城墙拆了,好像它们全都罪大恶极,不拆不足以平民愤。如今成都的城墙只剩下几小段,被视为“文物”,有气无力地向人们诉说着它悲惨的故事。最可惜的当然是北京的城墙了……,唉!不说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