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色幽默:戴海飞的蛋形屋  

2010-12-19 19:0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报导,从湖南“北漂”到北京的小伙子戴海飞在位于海淀成府路一个大院里的一家公司干活,买不起房、租房也嫌太贵的他,花了6400元在楼下的草坪上建造了一个蛋形屋。蛋形屋有两米来高,内层用竹条编制,在竹条外有竹席,然后是麻袋拼成的保温层,麻袋里填充着发酵木屑和草籽,“到了春天,里面可以长出草来。”最外面是由防雨膜构成的防雨层。戴海飞在小屋的“蛋壳”上掏了一个椭圆形的小门。小屋的下边,装有轮子,可以挪动。蛋形小屋里有一张约一米宽的床,床尾有一个水箱,盛着洗漱用的水。戴海飞说:“一水箱水大概能用三天,用完了就到公司去接。”晚上12点,他从楼上的公司一下来就钻进他的蛋形安乐窝,好不爽快!只是春去冬来,小屋越来越经不起寒风的肆虐,到了晚上室内大概只有三四摄氏度。不过,这也不怕,“我有蓄电池,每个月到公司充一次电,晚上冷了就用电热毯。” 住在“蛋”里,戴海飞岂不像一个还没有现实化的卵生动物?但他得意得很呢!他说:“我……只需要十几秒就可以到公司,不用挤公交车。我用房租省下来的钱在一家游泳馆办了张年卡,经常去游泳,顺便在里面洗澡、蒸桑拿。周末我可以拿本书到附近的咖啡厅小坐,也可以骑自行车到北京的胡同里逛逛。当房子被简化成一张床,其他行为由城市中的公共场所承担,得到是一种更为自由的生活模式。”

黑色幽默:戴海飞的蛋形屋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黑色幽默:戴海飞的蛋形屋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黑色幽默:戴海飞的蛋形屋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黑色幽默:戴海飞的蛋形屋 - gonghanx -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起初,这蛋形屋并没有引起院子里那些见多识广的居民的注意,人们以它是一个供人赏心悦目的模型,“白天能看到上边长着小草,还以为是种草的模型。”一名中年妇女说。直到有一天,有人酒店发现它里边居然还住着人,很快,大院里的许多居民以及工作人员都知道了这个“模型”并非模型。明白过来的他们很喜欢这个创意:与其仰望星空,越望越感到遥不可及,不如脚踏实地,心里踏实。于是,戴海飞一夜之间成了名人。他可不想当这个名人,他说他只想在他亲手打造的蛋形屋静悄悄地过自己的日子。“我只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能遮风蔽雨就行。不想蚁居在城市偏远的角落,不想把辛辛苦苦挣来的工资给了房东,不想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用在挤公交车上……”他不想别人打扰他。但是,时势比人强,到了这个时候,你不想出名也不行。首先找上他的是众媒体,报道他的蛋形屋既能满足公众的好奇心,又没有半点风险,不把他当成新闻焦点又在哪里去找焦点?公平点说,媒体也是好心,至少没有坏心。但对戴海飞来说,他的出名也就意味着祸从天降:12月1日,“蛋形屋”所在地的物业部门希望戴海飞能把这个小屋搬回到公司里边。海淀城管大队相关人员表示,小屋涉嫌私搭乱建,应自行拆除。于是,戴海飞的蛋形屋的故事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蛋形屋”真的成了模型,成为供人观赏,与衣食住行无关的“作品”暂时被“储存”起来了。可戴海飞还心存幻想:“我希望有一天它能被有关部门认可,进行改良后,让更多喜欢它的人住。”他说。

北京一个地产公司的老总最近说:我们公司能够直接掌握房地产的真实价格。根据我们的总结,去年和今年的房价走势出现了四个波动期。第一个波动期是2009年初到2009年底,一年之内房价几乎翻了一番,从去年年初到今年11月份,房价上涨了120%—130%;第二个波动期是,今年春节后到4月份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出台以前,是房价上涨最疯狂的时期。比如北京的石景山区,2009年初二手房价在8000元/平方米—9000元/平方米,商品房价在12000元/平方米—13000元/平方米。到了2009年底,二手房价涨到了15000元/平方米—16000元/平方米,商品房涨到了20000元/平方米左右。到今年4月份,二手房价涨到22000元/平方米的水平,商品房价涨到了25000元/平方米;第三个波动期是从今年4月份到9月份,房价出现了短暂下滑的趋势,但下滑的幅度并不大,在10%左右;第四个波动期是从今年9月到11月份,成交量和房价都在回升,二手房价又回到了20000元/平方米左右,商品房价回升到了25000元/平方米左右,甚至更高。戴海飞建造他的蛋形屋可能并无深意,也许,他只是希望靠自己那一点点力量建造一个可以栖居之地,也许,戴海飞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在和他的处境对抗中苦中寻乐,也许,这是一种双重的调侃,既调侃这个世界也调侃自己:因为他一方面在蔑视世界加之于他的尴尬,另一方面也同时在嘲笑自己,把自己变成为一个有等现实化的卵生动物。但在我看来,不论蛋形屋有多精巧,它都更接近一个笑料,然而,它又不是一般的笑料,而是令人心酸的笑料,是黑色幽默。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