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莫把“普京”变“北京”  

2010-01-06 17:09:51|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2月4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据英国《泰晤士报》12月4日报道”发了一篇新闻,题为《俄总理普京公开称赞斯大林创建超级大国》,这篇文章,因为“政治上正确”,很快就被各大媒体和网站争相转载。“新闻”说:

 

 俄罗斯总理普京日前参加由电视台举办的问答直播节目,现场回答由俄罗斯观众提出的各种问题。在长达4个小时的节目中,普京特地从200多万个问题中挑出了一个与斯大林有关的提问,大赞斯大林将前苏联建成为一个工业超级大国。

普京说:“我挑这个问题回答,因为我知道它是一个烫手的问题。如果你说一些积极的评价,有些人会不高兴;而如果你说一些负面的评价,那么另外一些人又会不高兴。很明显,1924年至1953年,斯大林统治下的国家从一个农业国家变成为一个工业国家。我们都清楚地记得一些关于农业的问题,特别是在后期,到处都是排队购买食物或者其它物品的人……但工业化显然取代了(农业)。”

普京还称赞斯大林领导前苏联人民抵抗德国法西斯的疯狂进攻。普京说:“我们赢得了伟大的卫国战争,不管是谁都会承认,我们取得了胜利。甚至当我们考虑损失的时候,人们也不能向那些计划并领导赢得这场胜利的人扔石头。因为,如果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败,那么这个国家面临的后果将会更具灾难性。”普京认为斯大林的正面功绩“毫无疑问的存在”,只是付出的代价有些高昂。

 

显然,这篇新闻要告诉我们的是,普京不但极力淡化当年斯大林所犯的严重错误、罪行,而且对他大唱赞歌,为他恢复名誉;重新把他扶上神坛,看来为期不远了。

“新闻”为什么要向中国人民传播这样的“最新信息”?联系中国的现实来看,用意一清二楚。

且不论历史是否会按照一些人物的愿望运转,斯大林是否会重新走上神坛,我们只问一下普京是否是这么说的。

《南方周末》2009年12月24日有一篇文章《俄罗斯会为斯大林全面恢复名誉吗?》,披露了普京对斯大林的全面评价。普京在网上关于斯大林到底说了些什么?下面是他的回答的全文:

 

“总体上说,您认为斯大林的活动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我选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问题的尖锐性。社会上有很多争论,我看到这里有“埋伏”:说“肯定”,一些人会不满意,说“否定”,另一些人会不满意。不过既然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问题至今有激烈的争论,我就专门谈谈这个问题。

依我看,不能给予整体的评价。显然,从1924至1953年国家有了根本变化: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而这时的国家是斯大林领导的。诚然,农民没有了,而我们大家都清楚记得农业问题,特别是在最后阶段,排着长队购买食物,等等。在这一领域所发生的一切,对农村没有起任何积极的作用。不过工业化确实实现了。

我们取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不管谁怎么说,取得了胜利。即使我们重提损失,你们知道,现在谁也不能指责组织和领导了这场胜利的人,因为如果我们在战争中失败了,那么对我国来说其后果就会悲惨得多。

正面的东西无疑是存在的,然而花了难以接受的代价。尤其是存在过镇压。这是事实。我们的数以百万计的同胞遭到镇压。这种管理国家、取得成就的方法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不能这样做。毫无疑问,在这一时期我们遇到的不简单是个人崇拜,而是反对自己人民的大规模罪行。这也是事实。关于此事我们也不应当忘记。

对任何历史事件都必须对其进行全面的分析。这就是我想说的。

(文中黑体为笔者所加)

  

这就是普京对斯大林的评价。《环球时报》新闻所引述的普京的话并非编造,但是,它只是按自己的需要摘录了其中的一些部分,而另一部分,因为不符合自己的需要,干脆把它们打发了,好像普京在谈话时根本没有严厉批判、谴责斯大林。

《环球时报》还称:在斯大林评价问题上,“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唱反调”,那么,关于同一问题,梅德韦杰夫总统又唱的什么调呢?

《南方周末》的文章也作了如下的介绍:

  

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为2009年10月30日政治镇压牺牲者纪念日写的博客中说:他为当今的年轻人忘记俄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大规模镇压感到遗憾,他说:“纪念民族的悲剧跟纪念胜利是一样的。而极端重要的是,要让青年人不仅拥有历史知识,还要有公民感。要能够满怀感情地共同感受俄国历史中最悲惨的悲剧之一。” 

梅德韦杰夫说,国内各族人民都遭受了以1937-1938年为顶点的恐怖。“在战前的20年期间消灭了我们人民中的整个整个的阶层和等级。实际上消灭了哥萨克。‘剥夺富农’使农民大伤元气;知识分子、工人和军人遭受了政治迫害;所有的教会代表都遭受了迫害。”

他提醒,“10月30日是千百万遭受摧残的人的纪念日”。这是未经法庭、未经审讯就被枪毙的人们,被遣送集中营和流放地的人们,因从事“非此类”工作或因“社会出身”而被剥夺公民权的人们。那时轻易给整个家庭贴上“人民敌人”及其“帮凶”的标签……甚至一个人应有的体面的葬礼的权利也被剥夺,他们的名字长期被从历史上抹去。  

梅德韦杰夫坚决驳斥为镇压辩解的论调,他说,到现在为止可以听到一种说法,这么多的牺牲是为了“某种崇高的国家目的”。梅德韦杰夫声明:“任何国家的发展,任何国家的成就、追求都不能以人的痛苦和损失去换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不能为镇压辩护。”“我们很注意同伪造我们的历史作斗争。不过为什么常常认为,问题只在于不允许改写伟大的卫国战争的结果。而重要性并不亚于此的是,不允许在恢复历史的公正的外衣下为那些消灭自己的人民的人辩护。”  

梅德韦杰夫号召“研究过去,消除漠不关心和忘却其悲惨面的想法”。他说,“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会去教育孩子们尊重法律,尊重人权、人的生命价值,尊重从我们民族传统和我们宗教中汲取来的道德规范。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会去保守历史的记忆并把它传给新的一代。”“实事求是地接受自己的过去,这是公民立场成熟的表现……脱离复杂的历史,脱离我们国家实质上是矛盾的历史,往往就无法理解我们的许多问题、现今俄罗斯困难的根源。”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政见(包括对斯大林的评价)是否有分歧,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有,在俄罗斯现在的体制下也是很正常的事请,但从《南方周末》这篇文章引述的两人的观点来看,他们在斯大林问题上,特别是在谴责斯大林的“反对自己人民的大规模罪行”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他们没有互唱反调。  

  普京曾经说过一句分量很重的话,被广泛引用:“谁要是不为苏联解体而感到遗憾,他就是没有心肝;谁要是想恢复原来模样的苏联,他就是没有头脑。”普京绝非蠢人一个,即使他没有我们中国的一些人英明,也不会蠢到希望时光倒流,要恢复当年的那个苏联,蠢到想抹去历史事实,改变人民的集体记忆,把斯大林重新尊为伟大的神。

现在再回过头来说《环球时报》的那篇新闻。它是出于一厢情愿,它真希望情况就是如此,它希望中国的读者以它描述的情况为参照来理解、拥戴在当下中国发生的事情;为此,它在普京的谈话中选取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加以渲染,它隐蔽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东西,不希望中国人听到的东西,这才把“普京”变成了“北京”;为了“政治上的正确”,新闻工作者的道德就顾不得了。不过,我们也不必责之过甚。岂止《环球时报》,又岂止那些媒体!

只是,这个“案例”告诉我们,我们读报,看电视,听广播,一定要长个心眼,不可它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