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闲聊《黑昼》(之五)  

2009-10-07 19:58: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下卷中,《黑昼》的背景转到了宝兴。那是一座远离政治中心的山区小县。对赵翔来说,它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很幸运,赵翔在那里遇到了唐光明。不然,他的命运不堪设想。

有一次,唐光明邀赵翔去他在大山里的家玩,那天,他向赵翔谈到了山区农民的贫穷,他们的希望,谈到了不得人心的公共食堂。唐光明的那番话震撼了赵翔。“他很惭愧,甚至感到自己在他面前显得渺小。前段时间,在心里他还有些看不起这位校长,认为他文化水平不高,平庸,粗俗;虽然唐光明对他很友善,他却总是警惕着他:他是不是一个成府很深的人?他的可亲的笑容是不是一副面具,面具后面是一张阴险的面孔,随时在暗中算计别人?他会不会有朝一日抓住把柄戳我的漏子,捅我一刀?真没想到他会这样真诚,他没把我当外人——偶然漂泊至此的外来人,什么话都向我掏了出来。他一身可贵的乡土气,他深知农民的艰难,心里装着他们,同情他们,为他们想,为他们不平。他是从这里没受污染的净土里长出来的,是这里的从雪山上流下来的清泉浇灌出来的。这是个难得的好人。”

不只是唐光明,还有他的妻子高淑珍,他们在生死关头,救了赵翔;不只是唐光明一家,还有他的邻居家的那两个粗壮的小伙子,没有一脸怒气的他们挽着袖子站在旁边,认定是高淑珍窝藏了赵翔的红卫兵们会轻易放过她吗?在生死关头,冒险偷偷给赵翔报信,要他赶快逃走的那个学生吴永贵,之所以这样,是他听从了他父亲(一个农民)母亲的教训。不久前,他回家探望父母,谈起学校里的文革——

 

“你们那些同学连赵老师这样的好老师也要打,良心遭狗吃了?”他父亲气呼呼地说。吴永贵曾经跟父母亲谈起过赵翔。

“你不要跟同学些伙倒闹。人一辈子都做不得亏心事。”母亲正在灶烘前烧火,听了也劝他。

“我又没有动手。”吴永贵分辨说。

“你该把打人的同学挡倒。”

“那咋个挡得倒?有些人好野啊!”

“学坏了,学坏了。”父亲不住摇头,说:“以前家家户户的神祖牌上供的都是‘天地君亲师’。老师要上神祖牌的,莫得老师把学问传给你,你懂个逑!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贵娃子,随便啥子时候都做不得伤天害理的事。”

 

他们的,老百姓的理论就是这样朴素。

在那个年头,越是远离政治中心,越是没有受到斗争哲学(它以革命的名义散布仇恨,亵渎同情和爱)毒害的人,越是善良。

但是,小说告诉人们,不能把希望寄托于“山高皇帝远”,“外头的风吹不进来”。在“革命”所到之处,人性的扭曲是或迟或早的事。当赵翔在思考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令人痛心的现象时,他想:“有些学生用各种酷刑去折磨教过他们,为他们呕心沥血的教师,那是因为他们疯了吗?诚然,你可以说他们中有的人平时就品德不佳,但不可否认,他们中更多的人平常也算是不错的学生,一心向上,勤奋学习,尊敬师长。为什么一到那时候却变得像恶魔?他还听说,成都的一所大学,有个学生在武斗期间从校外把另一派造反组织的成员弄到学校实验室,不但杀死了他,还把他一卸八块,事后人们才知道他此前竟是个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好学生!想到这里,赵翔又不能不向自己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我还是中学生,我会不会像他们那样,甚至比他们还残酷地折磨我敬爱过的师长?是什么力量把‘人’变成了‘野兽’,或者说正在把他们变成‘野兽’?”

这是小说要思考并试图回答的问题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