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44)  

2009-09-07 16:17: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第一天上课,唐光明陪赵翔一走进教室,几十人学生都瞪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校长身后的这位陌生人。

唐光明先跨上讲台,喜气洋洋地指着赵翔向下面的学生们介绍说:“这是新分到我们学校来的赵老师。”说着,他转过身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赵”字。“‘赵’,‘赵、钱、孙、李’的赵。他是四川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你们知不知道四川大学?”

多数学生面面相觑,有几个学生大胆回应说:“知道!”

学生们仍好奇地看着赵翔,有人在交头接耳。

唐光明把那些交头接耳的学生瞪了一眼,敲着面前的讲桌:“注意课堂纪律,不准讲话!”他停顿了一下,等教室里再没有任何声响,才继续说:“四川大学在成都,是四川省的最高学府。你们运气好,有赵老师这样的老师来教你们,要跟着赵老师,好好学习。大家热烈鼓掌,欢迎赵老师!”

一阵热烈的掌声。

为了上好这第一堂课,赵翔作了充分的准备。除了分析、研究课文,还在前一天听了另一个语文老师的课,从他要教的班上要了一些学生过去的作文来看。他写了一个详细的教案,他还考虑了自己的教学语言,希望更贴近这里的学生。就是哪些地方要板书,要举些什么例子,他都设计好了。他说普通话。

几个星期下来,赵翔觉得自己越来越受到学生和教师的尊重。学生们都喜欢上他的课,教师们对他的态度比他来时更友好。常常有老师请他到他们家坐坐,也有老师休息时候到他寝室来和他聊天。

有一次,唐光明对他说:“赵老师的课,学生们欢迎得很。前天我碰到一个家长,他居然问我,听说学校来了个姓赵的新老师,教语文,我娃儿语文就是学不好,他那个班的语文为啥子没请赵老师教?你说他问得有莫得道理?唉,如果我们学校有三五个老师像你这样,我这个校长,日子就好过多了。”

赵翔每次从街头走过,都会发现一些他不认识的人向他投来尊敬、友好的眼光。有一次还有个农民热情地招呼他,居然知道他是“赵老师”,赵翔和他交谈了几句才知道他就是他的学生的家长,家离城只有几里路。这些使赵翔诧异:他们怎么知道我呢?我新来不久,而且连校门也很少出的。

赵翔想,也许唐光明还没看到我的档案吧,才这样友好,谁知道那里边写了些什么,把我说成什么样的青面獠牙?他要是看了我的档案,说不定就是另一种态度了。赵翔懂得,在中国,装着“档案”的那个神秘的袋子,其中那些或由自己写出的,或本人不得知晓、来至四面八方的材料,那些盖着红色印章的鉴定,会一辈子紧跟着它的主人公。它画了一个看不见但却处处可以感受到的圈,很多人的命运就在这圈子里挪动。至于那些老师、学生家长,他们肯定更不知道我是被发配来的;如果知道了,他们会如何对待自己呢?

除了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写信成了他最重要的生活内容。

留校任教的伍昌华暂时成了同学之间各种音讯的中转站。离开川大以前,赵翔在他那里留下了一封信,一封极短的信,请他一得到郑小琳的信就按来信地址寄给她。那是他在反复思考之后强忍着自己的思念和悲痛写的。他明白一个事理:他要为她负责。很清楚,在自己目前这样的景况中,他能带给她的不会有一点点幸福,而只能是种种不幸。为了她,他们的感情必须斩断。他要装出一副铁石心肠。他要让郑小琳忘掉他,如果不能立刻忘掉他,也要让他在她心中的形象越来越模糊。最好,她能够恨他!她应当恨他——如果不是他的莾闯,他的冒失,她会是现在这样吗?想到这里,他恨不得把自己宰了!

到宝兴以后,他前前后后写了好些信,只是还没法发出,他要等到伍昌华来信以后才可能知道那些信应当寄往何处。他从这里发出的第一封信是给伍昌华的。他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讲,但等到提起笔来,却百感交集,心里一阵阵隐痛。他刚写了两页又把它撕成破碎。最后,他交出的信里只有短短一页。千盼万盼,十来天后他收到了伍昌华一封厚厚的回信,一个大信封上贴满了邮票,它大大超重了。

赵翔不敢马上拆开这封他日日夜夜盼望的信,他还要上课。直到晚上,夜深人静,在可怕的孤独与寂寞中,他终于忍不住把信拆开了。

伍昌华对自己的新生活谈得很少,只说他分到中国古代文学教研室,他说赵翔留在他那里的给郑小琳的信,在收到她的第一封信后即已填上地址给她寄去。他送给赵翔一段从《孟子》中摘录的话:“……天将降大任予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这世界上他最熟悉不过的字迹出现在他眼前。一封信又一封信。赵翔噙着泪读完了信中深情的字字句句。

她被分配到昆明一所重点中学任教。她还记得那些夜晚,她还记得那些月光,她还记得玫瑰架下的呢喃,像他一样,她还记得他的气息,就像他记得她的气息。她还记得——

“我们不会虚度时光。我们要让自己的青春闪闪发光。我们要奋斗,我们要追赶那些伟大的人。我们会互相鼓励、支持。我们会永远相爱,谱写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的篇章。我们的小舟会冲过人生的每一个急流险滩……”那时的赵翔沉浸在激情中,他的眼睛炯炯发光。

“赵翔!”

“小琳,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吗?一切都因为你而生辉。我会用我的一切来爱你,我要让你永远幸福。我的小琳,我们会永不分离!”是赵翔灼热的颤抖的声音。

郑小琳刷一下满脸通红,红得来像红霞满天。她望着赵翔,她本来明亮的眼睛里盛满了幸福的泪水。

“赵翔!”

“我们要写好多书。以后等我们有了钱就出国旅游,我们去罗马看斗兽场,去巴黎爬埃菲尔铁塔,去夏威夷海滩游泳,去印度参观泰姬陵……”

他紧紧地拥抱着郑小琳。她不住地吻他,咬他,她眼里那幸福的热泪可以滴满赵翔的脸颊。

“赵翔,我怕。”她突然说。

“怕什么?”

“我怕你丢了,突然不见了。”郑小琳的话很奇怪,但她的突然变得不安的眼神告诉赵翔,她真的是怕。

“怎么会呢?傻姑娘!”

——这些,郑小琳全记得,赵翔也全记得;只是,这属于昨天,永远消逝的昨天。

读完手里的信,这个男子汉已是一个泪人,他关上窗子,怕过往的教师、学生见到他的悲痛。他伏在桌上抽泣。隔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把信重读了一遍、两遍……“我做了什么样的傻事啊?”他在心里痛苦地呼叫着。他曾要伍昌华一收到郑小琳请他转寄给自己的信,马上就把自己早已写下、留存在他那里的信按来信地址寄出。现在,他为自己这个决定懊悔不已。他谴责自己。他面前出现了郑小琳那对期待的眼睛,甚至出现了这样的幻想的情景:郑小琳每天忐忑不安地走到学校的收发室,询问有没有自己的信,有一天,有一天,她终于收到了他请伍昌华代他寄出的那封信。她迫不及待地,就在收发室的窗前把信匆匆拆开……一想到这里,赵翔心都要碎了。他要马上写另一封信。他要告诉她,不要相信上一封信,他不会离开她,他不会消失,他要告诉她,什么力量都不能使他消沉,为了她,他要奋斗,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相信他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相信他们有过的对幸福的期望有朝一日能够实现……但是,他很快又清醒过来,知道这是关于爱情的一派胡言。你要她等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你?为此,你要她从此拒绝现实中随时可能到来的幸福?你以为没有你,别的人就不会使她幸福?你太自私了,太自信,自信得荒唐,不切实际。仅凭这一点,你就不配爱她。他明白,为了她的幸福,他不能向她诉说衷肠。他不能让她知道他身处何方。他不能给她回信。他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任何消息。从此,他将是一块沉默的石头。他要伍昌华寄出的那封信是对的。为了郑小琳,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情,他必须这样做,他只能这样做!

他又拆开也是由伍昌华转来的李静的信,看看来信的邮戳,发现它一路跋涉了整整二十多天。他叙述了从成都到乌鲁木齐的艰辛旅程。从成都出发后的第三天凌晨,车到甘肃和新疆交界处一个小地方,那是在建设中的兰新铁路暂时的尽头。他们不得不在这里换乘汽车了。客车很少,他和川大赴新疆的同学一起好不容易挤上一辆开往乌鲁木齐的货车,汽车拖着车后的滚滚黄尘在茫茫荒原上颠簸了两天,到达乌鲁木齐时他们每一个人早就筋疲力尽,全身上下,除了两个眼睛,全是黄沙。不过,工作还如意,他被分到了自治区人民广播电台,已经逐渐习惯了新的生活,工作慢慢步入正轨,他想他会很快就融入新的生活。孙德清分到刚刚成立的新疆建设兵团农学院,在石河子。他说,他们还年轻,先干一番事业,过几年再调到一起,反正石河子离乌鲁木齐不远,只要有空就可以你来我往。他说赵翔和郑小琳的爱情那样地结束,使他痛心疾首。命运太不公正,但他反复考虑,他认为赵翔的决定是对的,理智的。李静还说,在这里,“从她的视野里消失,是对她最深厚的爱情。”他说他永远想念他,相信他,希望他乐观、坚强,“美好的春天一定会来到的”,“我们将重逢在一个阳光灿烂、鲜花盛开的日子”。

他抽出早就写好的给伍昌华、李静的信,添加了一些内容。他简短地谈了他如何从雅安文教局被分配到宝兴。他说,人是要生活下去的,他会勇敢地面对现实,请不要为他操心;至于未来,他一时还无从思量。他再次请他们在给郑小琳的信中,一定不要提及他;或者告诉她:他们没有赵翔的任何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