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41)  

2009-09-04 16:00:3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

 

就在同一个时候,赵翔正像一条野牛,发了疯似地在从川大通向三瓦窑的路上拼命奔跑。在他前面,在远处天边,浮现着郑小琳的清晰的身影,她在哭泣,在向他招手。她时隐进现,一会被拉向他,一会又被推远了,远到他看不见。他大声吼叫。向着夜空吼叫。在暗淡的月光下,这乡间公路上还有行人,有推着鸡公车的农民,偶尔还驶来颠簸而行的汽车。他好像被人抛到这夜色中,这崎岖的道路上。一次,他一脚踏进一个汽车辗出的小坑,趔趄了几下最后跌倒在公路旁的菜地里。他本能地用手撑住身子,只受了点轻伤。痛快!他还想再这么摔上几跤。他继续奔跑,继续吼叫。

几年中的那些缤纷往事,清晰而又杂乱地出现在他的心头。火车上那个甜美的女孩。在舞场里旋转,悠扬的《山楂树》。自行车急冲而下,她紧紧搂住他。金灿灿的菜花叫他们睁不开眼睛。像从大海的泡沫里诞生的维纳斯那样,她从菜花的海洋升起。“关于胡风的那张大字报是你执笔写的吗?”皓月当空,江面上闪着清辉,她轻轻地咬着他的耳蒂。“小琳,我的小琳,我们永不分离,好吗?”他身上还沾着她那时幸福的热泪。……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此后呢?此后呢?他不敢想象未来,不敢想象自己的生活中没有了郑小琳,那样的生活还叫什么生活!幸福将永远离他而去,从此,他所能有的将是没有穷尽的惦念,没有穷尽的自责,也许还有愤怒。但他别无选择。他只能如此。他是男子汉。他希望自己独自吞食未来的苦难。他祝愿她幸福。多年以后,说不定哪一个黄昏,命运会突然把他吹到她的窗前,让他听一听她的声音,看一看她的身影,然后再默默地坚强地走开。有这样一天吗?他不知道。没有行人会发现这个奇怪的年轻人那对痛苦到极度的眼神。如果此时有一辆车迎面而来,他也许会向它猛扑过去……

很晚,越翔才带着一身血污出现在宿舍里。寝室里堆满了整理好的行李。同学们都没睡觉,这是无眠之夜。面对同学们的惊诧、关心、无助的面孔,他什么也没有说,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

伍昌华走到他的床前:“赵翔。”

李静向伍昌华示意:让他就这样吧!

他们走出寝室。

“他出了什么事?”

“我想总和郑小琳有关吧。”李静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们分手了?”

“应当是这样。”

“是郑小琳提出的?不会,不会……”

“不是,肯定不是。一定是赵翔自己。”

“为什么呀?这个傻小子!”

“他能怎样呢?他只能这样。他要为郑小琳着想,但是,他心里……”

两人的声音像被浓浓的夜色吞噬了。他们想:他能怎样呢?他们又想:对赵翔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他痛苦?

“把他拉起来到外面走走,我们劝劝他。”伍昌华说。

“有用吗?我们怎么劝他呢?”李静忧伤地说,“就让他这样吧,这样他也许会好受些。”

“他会发疯的。”伍昌华心疼地说。

“不会。他不是个软弱的人,他会坚强地活下去。”

无可奈何的他们站在走廊上沉思。

 

                                                                52

 

郑小琳走了。李静走了。赵翔自己也得很快离开这里去迎接未知的生活,不管它是福是祸,是生是死,他不能不向它走去。在赵翔身边从此没有了她,他只有无尽的思念和对她的祝福。

离校去雅安报到前的晚上,赵翔心绪难言。在夜幕怜爱的抚摸下,形单影只的他茫然地在熟悉的校园中徘徊。此时的他仍深爱着这个培育了他、开启了他思想的学府;他在这里读过的每一本书,这里的每一幢建筑,这里的每一棵树,早就是他深层记忆的一部分,无法忘怀。校园中风物依旧,仍是那些楼群,仍是那一条条宁静的林荫道,仍是那塘池水残荷,但对他而言,人间景象却已如斗换星移。四年来和他朝夕相处的同学们已奔赴全国各地。他心上的人远去他方。昏暗的路灯给四周的景象添加了几分未知的神秘,他既无法解读过去,更无力想象未来。这里,不管是幢幢建筑的宏大模糊的倒影还是微不足道的路上的落叶,将永远与他无涉,他自己将永远不再是他们的一部分。

他在荷花池边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坐了很久,那条被掩在树丛下的石凳冰凉而孤独。千种酸楚,万般留恋。四年中的许多往事纷至沓来,历历在目。暑假里学校中人比平时少了一大半,往日熙来攘往的校园此时甚至显得几许清冷。还是有几个人从他身后走过,说话的那个人声音很像汪海涛;他注意听,不像,根本不像。他清楚地记起四年多前他刚来川大的那个晚上。也是这个时候。那好像是在昨天……

他无意中侧过头,正好看到一对情侣坐在不远处的石条椅上卿卿我我。他们忘记了一切,没有看到他。刹那间他竟觉得那就是他自己和郑小琳:时光倒流,过去在此刻重现。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荒唐。

这些日子,一想到郑小琳,那种令他心碎的爱恋与思念,那种悲伤,几乎要立刻击倒他。郑小琳远在云南,此刻,她在做什么?小琳,你好吗?

他发现自己走到了大礼堂下,楼上就是“川大之声”编辑部,他看了看那扇窗户。没有往日的灯光,寂静得像死去了一般。已经人去楼空。他又走到了生物楼后面的玫瑰架。这里的世界也曾经是他们的,他们,他和郑小琳。他记得一切,记得在这些地方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难道那全是梦吗?他又想起那个让他心悸的梦!他和她在河边放风筝,突然吹来一阵风,她手中的风筝把她带走了,带上了天。她在空中对他笑,又像是哭,他手脚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他举起双臂呼喊,双臂竟变成了翅膀,他也飞了起来。他赶上郑小琳,他紧紧地抱住她,但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头上狠狠打了一下,他痛得刚一松手,一阵风又把郑小琳吹走了。她越飞越远,她的身影越来越小,他只听到空中传来她呼喊他的声音……那个梦是他们的爱情的预言吗?他记起入校后第一次在文科楼前如何意外地见到郑小琳,他又想到那天从江津火车站上挤上车后的情景……那一切难道竟是一出悲剧的序幕!这时,像有人看透了他,像有人蓄意要刺激他,他偏偏听到有人在哼一首歌。“教我如何不想她……”那种剪不断的相思,那种深沉的悲愁,那种无尽的惆怅,那种回旋缠绵的旋律,竟让他愁肠寸断……

                                                                                                                                              

                                                                                                                         (中卷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