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陈厚诚:青春的悲歌,历史的拷问——漫谈《黑昼》(之一)  

2009-09-28 22:04:3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的文章转载自陈厚诚教授的博客“死神唇边的笑”。陈厚诚教授几年前就阅读了《黑昼》的第一稿全文(当时小说名为《楼上的眼睛》),除给予许多鼓励之外,还提出了不少宝贵意见。在这之后,我对小说作了多次修改,应当说,许多修改都是听取了陈厚诚教授及其夫人余维钦教授的意见。在下面的文章中,陈厚诚教授对《黑昼》多有肯定,这是对我的期待和鞭策。——龚翰熊)

 

近两个月来,上网阅读龚翰熊老师在博客上连载的长篇小说《黑昼》,成了我们每天“夜读”的主要内容。我们很久没有读到这样令人震撼、令人感动、令人感慨系之的佳作了。现在小说的连载已经结束,我们还真有点依依不舍、怅然若失的感觉。真希望作者能将故事继续写下去,让主人公能重圆他们的青春之梦!

读后的感想很多,正考虑该怎样落笔,又读到了龚老师的三篇《闲聊<黑昼>》。受到启发,便采用类似的漫谈形式,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不拘一格,随意而谈。这样也许比古板的“评论”能更好地表达我们阅读时的点滴感受。

我的一位学生曾告诉我她开始阅读《黑昼》时,有一种类似读《青春之歌》的感觉。我也觉得《黑昼》确实可以说是又一部“青春之歌”,但它与杨沫的《青春之歌》有很大的不同。《黑昼》谱写的不是青春壮歌或颂歌,而是一曲青春的悲歌,甚至是挽歌。以赵翔、郑小琳为代表的一群55级男女大学生,是一群可爱的青年,他们有理想,有朝气,有才华,热情而单纯,正处在收获知识和爱情的季节。但只是因为响应党的再三号召,在帮助党整风的“鸣放”中说了一点真话,便招来横祸,不仅在“反右”中遭到无情的打击和摧残,而且从此一生都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在此后的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特别是在“文革”中,受到更严酷的冲击,在被歧视、被怀疑、被迫害的非人境遇中消磨着自己的生命。不但理想破灭了,爱情梦碎了,而且连做人的一点起码尊严也被摧残殆尽,本应是美好的青春却充满了屈辱和苦难。待到能重新评说这段历史的时候,主人公们的青春年华早已逝去,不可挽回了。作者正是怀着一种深深的悲剧意识和悲悯情怀,用史诗般的笔触,写出了这部青春的悲歌,也是时代的悲歌。小说让我们这种与赵翔、郑小琳同龄的读者重温了那段历史,不时读得“老泪纵横”,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而对于我们的学生辈、年轻一代来说,正如一位小读者在博客留言中所说的,是告诉了他们“所不了解的那个时代的人和事”,给他们补了历史的重要一课,让他们在“震惊”之余,大呼“不能忘记那段历史!”从这种审美效果可以看出,这是一部对老年读者和年轻读者都有意义,而且也是受这两个年龄段的读者所喜爱的小说。

《黑昼》又是一幅当代中国的历史画卷。小说以“反右”为重点,上溯建国初期的思想改造运动和50年代中期的肃反运动,下接大跃进、文革和改革开放,将一代青年学子的命运放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上来描绘。要说它是20世纪下半叶中国的一部编年史也不为过。而更重要的是,《黑昼》不仅是历史的再现,而且也是对历史的拷问。历史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造成人物悲剧的根源是什么?这是读者在关注人物命运时必然要产生的问题。作者在展示人物命运时也正是在不断地探索着这悲剧的根源。小说关于“领袖、政党、阶级、群众间的相互关系”课堂讨论中不同意见的叙述,对于政治运动中不经任何法律的程序便可将人“隔离审查”、剥夺被审查者的人身自由等现象的质疑,以及对“反右”中鸣放者因言入罪过程的描写等,都反映了作者在这些方面的严肃思考,而其答案则都聚焦到一个核心的问题:民主、法制和个人自由的缺失。

昨天,读到了作者博客上的《闲聊<黑昼> 》(之二),作者的一段“自白”把问题说得更加清楚。作者说,小说主人公有那样的命运并非是因为他们碰上了“坏人”。因此,在小说中,作者对“党委负责人”有意地不点出他的姓名。“他”、“他们”姓甚名谁并不重要。“他”、“他们”只是决定人的命运的整部“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如果“他”、“他们”换成了别人,那些人也会像小说写的那样做,“机器”会照样运转。万一有某个“齿轮”或“螺丝钉”不愿或不能跟随整部“机器”一起运转,那会怎样呢?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这个“齿轮”或“螺丝钉”一定会立即遭到淘汰,而由另外的“齿轮”、“螺丝钉”来填补它的位置,整部“机器”仍然照旧运转。小说中写的中文系总支书记施振华,保有着作为人的那份正直和实事求是的精神,对知识分子抱有一份尊重和同情,他不再能成为随“机器”运转的符合要求的“齿轮”和“螺丝钉”了,于是被立即撤换,靠边站,停职检查,其位置随即由那个对教师和学生凶神恶煞的游向东取而代之(虽为副职,但实际主持中文系的工作),所以整部“机器”的运转并没有受到影响。于是,赵翔、蒋时雨们便像小说中描写的望江公园旁边那群蚂蚁一样无法主宰和逃避自己的命运了。

那么,这部由无数“齿轮”和“螺丝钉”组成的“机器”究竟是什么?它不就是由“上面”的意志所控制,由一套严密的制度或体制所决定的上上下下、重重叠叠的机构吗?只要制度或体制不变,不解决好民主、法制和个人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的问题,由谁掌握这部“机器”结局都会一样。随着作者对悲剧根源的探索,我们仿佛理解了作者创作这部小说的初衷,也感到了作者的睿智与深刻。

我们预期,读者将会记住2009年7月25日至9月18日这个日期,在此期间,一部名为《黑昼》的长篇小说以在博客上连载的形式问世,它将以一种无可替代的独特成就,在当代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