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闲聊《黑昼》(之三)  

2009-09-24 23:04: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在读者眼中何芸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是读者自己的事。但我要说,他绝非坏人。他对郑小琳的爱应当说是真诚的。他在郑小琳感情上最孤独,在生活中和工作中都孤立无助的时候,给了郑小琳最大的帮助。他后来背叛了郑小琳,这有多种原因,但主要原因,或主要原因之一,是他的在革命辞藻掩盖下的官场梦。他的灵魂的这一面,郑小琳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对这种“俗气”郑小琳极其反感。郑小琳发现何芸生的“秘密”后,她毫不迟疑地与他分了手。在郑小琳看来,何芸生会很庆幸,会认为自己可以就此解脱。其实,何芸生此时的感情比郑小琳估计的要复杂得多。他何尝没有自责和痛苦!离婚以后,他对好些事情的处理还像个男人。他和郑小琳的婚姻之所以以分离结束从根本上说是因为他俩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想,如果没有沈兰的出现,何芸生和郑小琳的家庭也不会是幸福的。我之所以说“我想”,是因为何芸生已经离开了我,他是一个鲜活的人,我不知道他的未来。

说实话,我很痛恨我笔下的游向东。但我在写这个人物时,我时时提醒自己,我应当更客观地看待他。他灵魂里有很肮脏的一面,但他要在涉及“大是大非”革命运动中“立功”的强烈的欲望却又不能仅仅用个人动机来解释。他对党的忠诚是不必怀疑的。他满脑袋的“阶级斗争”观念是时代的哲学。与其把他视为恶人,不如把他看成是那个历史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怪物”。

我最反感的人物是郑小琳所在学校的那位“姓王的”教师。大概是1960年春天吧,系里叫我和另外一位教师去参加一个有关四川省自编的中学语文教材的讨论会。在会上见到一位中学语文教师。他很爱发言,说话很刻薄,常常离开正在讨论的问题大骂他们学校的语文教师,大谈自己家庭出身之好。他的那些发言,实在令人反感。我对他别无了解,以后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谁知多年后我在写《黑昼》时,这个人的形象突然从我的记忆里跳了出来。他成了小说中那个“姓王的”的原型。至于他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是讨口子出身,我怕谁”则取自文革中川大一位造反派之口。如果说游向东是受自己的信仰、观点的支配,那么,那位“姓王的”则是一个十足的恶棍。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