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39)  

2009-09-02 15:51:3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6

 

笔迹鉴定有了结论:那些人的字迹都和反动标语的字迹不合。

游向东从任科长处还得知,到现在为止,虽然动员全校师生提供线索,重点排查了近百人,案件还是没能按时侦破。任科长要求游向东扩大思路,比如说,估计案犯可能作案的时间,不妨往前推三四天:没有人及时发现,或者发现后担心找来麻烦没报案,这都有可能;还不妨设想案犯不一定是川大的师生,校外的反革命分子只要存心作案,并不难混进校图书馆期刊阅览室,在这里放上反革命标语影响更大,还可以转移公安人员的侦破方向。眼前,更要抓紧在毕业班中的排查工作,检查一下前阶段的工作有没有盲点,进一发动群众,搜集材料。

“指纹呢?”

“我们早就注意了,案犯很狡猾,纸条上没有提取到可用的指纹。”

“没有指纹?”游向东很奇怪。

“不是没有指纹,但那是报案人的指纹。作案人早有准备,他带上了手套。”

游向东把市公安局的字迹鉴定结论看了又看。心里想:你们这是政治挂帅啦还是技术挂帅?就那么相信你们的技术?你们还不是凭个人的经验?但他不能对此公开提出不同意见。他翻看着那些鉴定结论,突然,他发现赵翔的鉴定是这样写的:有个别笔划与反标上字迹笔划类似,但整体上二者不合。“有个别笔划与反标上字迹笔划类似”,他觉得眼前一亮。他想:这个人还得查下去,不能轻易放过,即使暂时无法确认,也要记录在案,并存入个人档案,存疑备查,分配工作时要控制使用。这是对党负责。有一天要是真正的案犯抓出来了,不是他,我认错就是。

 

                                                               47

 

六月,栀子花开,茉莉花开,它们甜甜的馨香像被吹散的蒲公英飘荡在校园的各个角落。

在毕业生心里却“别是一番滋味”。

六月的校园是兴奋的,躁动的。理想在向毕业生们招手,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在等待他们去奉献,广袤的华夏大地处处是他们的战场。他们封存了旧梦开始追逐新梦。

六月的校园是惆怅的,忧郁的,四年前,他们从四面八方,满怀书生意气,带着万丈豪情来到这里,在经历了那么多未曾料到的风风雨雨之后,是离去的时候了;从此,那些人、那些话、那些事只能是他们心中的记忆。

六月的校园是伤感的,它承载着太多的离愁别绪。最断人肠是相处四年的朋友要在这个季节分手,含着泪,一声声道着“珍重”和“祝福”,之后,之后,将各自去走好长好长的路。

在分配方案宣布之前,中文系举行了欢送毕业同学晚会。这以前,右派分子没让参加拍毕业照,此时,也没让参加欢送晚会。当新任系领导、老师们讲了他们要讲的话退场之后,晚会就变了脸。有人谈笑风生,有人神情感伤,有人热烈拥抱,有人相对无言。同学们高歌得声音嘶哑,狂舞得天旋地转。最后大家齐声吼着《毕业歌》:

 

……

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

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我们今天是弦歌在一堂,

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晚会以后,激动的赵翔和郑小琳还走在校园里。他们互相搂抱着。已近子夜,明天就要来了,这个时辰在两人心中唤起了对于未来的强烈的期盼和难以抑制的激动,他们深信他们即将踏入的人生的新阶段无比美好,明天一定是他们的。

“我们不会虚度时光。我们要让自己的青春闪闪发光。我们要奋斗,我们要追赶那些伟大的人。我们的爱,将谱写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的篇章。我们的小舟会冲过人生的每一个急流险滩……”此时的赵翔沉浸在激情中,他的眼睛炯炯发光。

“赵翔!”

“小琳,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吗?一切都因为你而生辉。我会用我的一切来爱你,我要让你永远幸福。小琳,我们会永不分离。”是赵翔灼热的颤抖的声音。

郑小琳刷一下满脸通红,如果此时朦胧的月亮变成了太阳,赵翔会见到什么?他会见到三月天满山坡满山坡的映山红,会见到四月里一丛一丛的玫瑰,会见到清晨的满天红霞。

她望着赵翔,她明亮的眼睛里盛满了幸福的泪水。

“赵翔!”她的脚步停下了,她抬起头望着她的赵翔,她幸福得不知所以。

“我们要写好多书。以后等我们有了钱就出国旅游,我们去罗马看斗兽场,去巴黎爬埃菲尔铁塔,去夏威夷海滩游泳,去印度参观泰姬陵……”

他紧紧地拥抱着郑小琳。

她眼里那幸福的热泪顺着赵翔的脸颊流淌。

“赵翔,我怕。”她突然说,她紧紧抓住赵翔。

“怕?”

“我怕你丢了,突然不见了。”郑小琳的话很奇怪,但她的突然变得不安的眼神告诉赵翔,她真的是怕。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傻姑娘!”

 

                                                                 48

 

毕业生分配工作还是比来的安排推迟了,分配方案出乎赵翔、郑小琳和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赵翔被分配到雅安地区文教局再分配,而郑小琳则分配到昆明。最初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宣布时读错了,会一结束,他们就去查仍拿在游向东手里的分配方案,方案上明明白白就是这样写着的。他们愣了。

李静分到了新疆,他如愿以偿,这也是孙德清的第一志愿。因为杜振江要留在复旦,薛菲菲要求分去上海,她的愿望也实现了。伍昌华留在中文系任教,很可能分到中国古代文学教研室。他告诉即将分别的同学们,他和杨隽的事已经“定了”。他们在为自己高兴的同时又都为赵翔郑小琳的遭遇忿忿不平。谁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北京、四川的名额都很多,把他们两人分到一起可以说没有丝毫困难,眼前这样的结果那不是成心和他们作对吗?世界上哪有这样没心没肝没肺的人!

赵翔郑小琳决定去找游向东,要他给个说法,事已至此,他们也顾不上他高兴不高兴,也不怕他报复了,一句话:豁出去了。是一起去还是分头去?商量了一会,他们决定分头去。

郑小琳在游向东的办公室门上敲了两下,不等回答就推开门气冲冲走了进来。

游向东见闯进办公室的郑小琳一脸怒气,倒一反常态地客气,端来一把椅子请郑小琳坐下,还给她倒了一杯水。他知道她为何而来。

郑小琳一对眼睛恶狠狠地看着他,毫不掩饰。

游向东说:“不要急,有什么事好好说。”

她满脸怒气,直截了当地提出自己的问题。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游向东好像是在听了郑小琳的质问之后才明白她的满腔怒火从何而来,他脸上显出被人误会时的那种委屈,但很快,他就换上了循循善诱的语气:

“郑小琳同学,你要冷静。你有意见,我完全可以理解。我是过来人,能体会你的心情,谁不关心自己的分配呢?这也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啊!今年的分配方案已经够好了,比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但是,全年级那么多人,不管分配方案有多好,总会有人有意见的。不可能人人都满意。这不怪同学们。正因为这样,组织上很慎重,对分配方案反复作了多次研究,修改了四五次才确定下来上报审批。我这个人最怕搞毕业分配,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不管怎么替人家考虑都要招人骂的,除非把每个人都送进中南海。其实,组织上在执行国家计划的前提下,总是尽可能为同学们着想。我这十来天没睡过一晚好觉。”听他的口气,憋着一肚子气的不应该是郑小琳,而应该是他,“按道理说,还在恋爱中的同学,关于毕业分配的文件上没有说过要照顾,还只是恋爱嘛,又没有结婚,当然,除了年纪大些的调干生以外,一般说来,读书期间学校是不允许结婚的。但我们还是尽可能为这些同学考虑,尽可能成全这些同学。比如你和赵翔,大家都知道你们很好,成人之美嘛,谁又不乐意?我这里给你谈一点情况,你就不要外传了。最初我们是想把你们都分到北京的,但北京就是那么多名额,想去的人又多,不可能都满足,你们一下子要占去两个名额,别的人又怎么办?有同学有意见。你们不可能听到,我可是听到了一点。其实,去北京未必像你们想的那么好。中宣部、文化部、《人民日报》,牌子很大,叫得响,这几年,每年都有这些单位的名额,我们系年年都有人分去,这只还是我们四川大学,据我所知,别的重点大学也是这种情况。那些单位、机关里容得下那么多人吗?人到了那里还要再往下分配的。它们下属单位多,你知道分到哪里?就是不往下分,别人就把你才毕业的年轻人看成宝贝?拿《人民日报》社来说,我出差去过,据说有一两千工作人员,去年我们中文系分去一个同学,表现很不错的,结果是到了报社的资料室。他很失望,最近我听人说他想调回四川。还有,有人说北京像个大车站,随时有那么多人进又有那么多人出;又有人说,它是个回水沱,水流到那里,转了一圈,又流走了。你想想看,如果只进不出,我们的首都不早就被人挤爆了吗?好些人还不是在北京转了一转又转了回来,或者转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你们年轻人,有理想,这是好事,但要知道理想永远不等于现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你们学文学的,不可能没有体会。”

说到这里,游向东把话停了一下,他注意观察郑小琳,见到她还是马着脸,浑身上下都是怒气。他把茶杯推到她面前,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解释说:

“后来,我们又考虑把你们都分到重庆,我记得那是你们的第二志愿吧。但是这时候云南人事厅来人了,他们说你们要支援我们边疆的建设,这是中央的精神,文件上写了的。你们往年分到云南的同学表现都很不错,用人单位反映很好,有的人没两年就提成了领导,我们就是冲着这一点来向你们要人的。别人说的都是过得硬的道理,又那么友好,我们能不支持吗?我们拿了几个人的材料给他们选,他们都不满意,却偏偏看上了你。我说你和你的男朋友都要分去重庆,他们说,重庆人才那么多,你们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有道理呀。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何芸生,你们年级的党支部书记,你是很熟悉的,政治上很强,专业学习也不错,入学前是机关干部,有实际工作的经验,我们本来是要他留校的,留校后要他双肩挑。搞教学,又搞党的工作。反右斗争以后,我们很有体会,加强教师的工作刻不容缓。不然,说不定那一天,这支队伍会就成为资产阶级领导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队伍。但是,他的原单位来人了,拿着介绍信,要他回去。我的想法,是分另外一个同学去代替他,但对方就是不同意,一定要何芸生,我们总支研究了多次,还请示了校党委领导同志,党委说,我们应当支援边疆,别人要,看得起我们学校培养的人,我们就让路嘛。同样的道理,别人看上你,我们只能尽可能满足。其实,从个人的角度说,昆明是个好地方,很有发展前途。它是春城,气候在全国都是第一好的,四季如春,比重庆强多了。这两个地方我都去过不止一次,到昆明,去了就不想走,走了还想去,重庆,那夏天,我呆一天都受不了……”

“那为什么不把赵翔也分到昆明?”郑小琳半步不退。

“你问得好,为什么不把赵翔也分配去昆明呢?告诉你,我们考虑到了,我们就是想把赵翔也分到那里,向他们推荐了。但是……有些事不便对你细说,郑小琳同学,我只能告诉你,云南人事厅来的同志看了赵翔的材料,不愿意接收,我们作了很多解释工作,最后把他们说动了,但他们说还得电话请示一下厅的主管领导,他们叫了电话回去,但领导还是没有同意。你说,我们又怎么办呢?”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因为鸣放中的问题吗?那你们就把我也分到雅安去!”

游向东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郑小琳会如此泼辣,不依不饶,要在平时,他早就大发作了。“要是这些小家伙的头都剃不下来,我还当什么书记!”但现在人快走了,别人不吃你那一套,真要放下脸拍桌子打板凳地闹,也不好收场,你能通知保卫科把她抓起来吗?还是不要激化矛盾为好,反正他们很快要被打发走了。他沉吟了片刻,说:

“郑小琳同学,如果你早提出这个要求组织上是完全可以考虑的。雅安地区虽然只有一个名额,但省内的问题总好商量。现在分配方案已经审判确定了,就晚了,不可能再改动。我看你现在很激动,有些问题不一定考虑得那么冷静、周到。我倒要劝劝你:如果你们双双都去雅安地区工作,以后想调动就难了,师出无名嘛。你们两个人是不是下了决心要在那里落地生根?……这些事情,我们比起你们来,总要懂得多一点吧。我看,赵翔这个同学,到下面锻炼锻炼,也很有好处……我很诚恳地劝你,你还是到昆明去的好。过两年你们结了婚,可以把赵翔调过去;你在那里干出了成绩,领导上器重你,不愿意你调走,还不满足你的这个合理的要求?毕业时就成双成对分到一个地方工作的总是少数,多数是后来调动到一起的。我毕业时留在川大,我爱人分配去了贵州,又分配到离贵阳很远的织金县,那里落后得很,说来你都不会会相信。她一个人在那里过了好几年,还是前年才调到成都来的。不要把一次分配看得那么重嘛,你们的问题以后不难解决的,最多无非就是两三年不能天天在一起,这算多大的事呀?我再对你说一点心里话,赵翔这位同学,到基层去磨练磨练,对他以后的成长有好处……郑小琳同学,我们都是党和人民培养出来的,你们平时不是说要把青春献给党么?我们要当齿轮,螺丝钉,当党的驯服工具,我们只有服从党的分配的义务,没有和党和人民讨价还价的权利。”

这一套,郑小琳听得多了,听得耳朵都生了茧。她懂得:表面上,游向东的话很难反驳,他很会包装,很会用最革命的词句把最可恨,最见不得人的东西包装得一本正经,无懈可击;如果需要,这类冷酷无比的人还可以让人感觉到他是如何如何地有人情味,如何如何处处为你着想。一个阅历不深的人,没有吃过这类人的亏的人,天真、善良得总是把恶人想成好人的人,或者说头脑简单到一塌糊涂的人,听了他一番花言巧语,都会认为他通情达理,还可能对他抱有点好感,甚至心存感激。他狠狠踢了别人一脚,别人还会认为:这个人不错,或者心想,他也有难处呀!他比任何演员都像演员。但郑小琳已经把他看穿了,他骗不了她,他明明就是在拿捏我们,拿捏赵翔。然而,你又把他怎么办呢?他大权在握,不只是他一个人,他后面有他说的“组织上”,“组织上”听谁的?听他的还是听你赵翔郑小琳的?郑小琳觉得再和他说下去简直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她想哭,她好像是一个受了别人欺侮的小孩,但她知道她不能哭,不能在这个家伙面前哭,那样,他就高兴死了。她咬紧自己的嘴唇。

游和东还在等待她说什么,她却噙着泪一扭头转身就走了。

她马上就去找到赵翔,赵翔脸色铁青,正和李静在一起议论、分析。李静怒气未平。比起他,赵翔反而显得很平静,似乎无所谓了。

郑小琳谈了找游向东的情况,几乎把他的话,她的回答重复了一通。她咬着牙说:“他不是人!”

李静对赵翔说:“你就没有必要去找他了。不必去听他那些废话,不必去看他那个脸色。他把你们压得了一辈子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就不信赵翔郑小琳……。”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