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13)  

2009-08-07 15:20:2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全年级只有八个女同学,刚好住一个寝室。她们当中年纪最大的是丙班的孔丽华,24岁。她也是调干生,入学前在石油部门编内部报刊,已经结婚了,全寝室的同学都把她看成老大姐。

服装座谈会后不几天的一个下午,郑小琳刚从图书馆回到寝室,放下书包和孔丽华说了几句话,正想用晚饭前的那点时间洗两件衣服,就听到有人敲门。

“谁呀?”

“是我,夏老师。”

郑小琳打开门,“夏编”正站在面前。“他好像看到我回寝室的。”她想。

“小琳,”他高兴地向郑小琳点点头,也不等她说“请进”就大步跨进寝室,很快从提包里拿出一叠材料稍加整理后放在桌上。“我刚从印刷厂回来。这一期《人民川大》印好了,上面有你在座谈会上的发言,我特别配了你发言时的照片,安排在显著位置上。你看。”他的声音热情得有点叫人受不了。他利索地从带来的那堆材料中翻出一张油墨气浓浓的《人民川大》在郑小琳面前摊开。“我基本上没有修改,只稍作了些润色。你看,这张照片还不错吧?”

郑小琳草草地把自己的发言看了一遍,确实如“夏编”所说,只有几个地方略有改动,经改动后,文字更顺畅了。平心而论,照片拍得不错,角度选得很好,抓住了她发言时一个很美的瞬间。

“谢谢你!夏老师。”她说。

“你别客气,这算不了什么。”这时,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神秘,他又抬头看了郑小琳一眼,从材料中取出一个大信封,“你猜是什么东西?”

郑小琳摇摇头。

“夏编”更加得意地慢慢从信封里抽出几张照片,有三吋的、四吋的,还有一张五吋的,都由同一底片放大。

郑小琳看到了自己的靓丽。就是《人民川大》上刊出的那张照片。

“我冲洗出来以后见到效果特别好,就放大成不同的尺寸,全给你。怎么样,还不错吧?不是我拍得好,是你太美了,神态又好。多漂亮!这是底片,也给你。如果你还要,我还可以再给你放大几张。校刊有专门的洗印室,设备很好,顶方便的。”

“不用了,已经很谢谢你了。”

听了郑小琳的话,“夏编”越发高兴。“我上次说了,我们有很好的相机,我随时可以给你拍照。”到这时候,他好像才注意到在这寝室还有孔丽华,他不得不把目光暂时移向她。

“对不起,这位同学姓什么?”他仍然很热情。

郑小琳介绍了孔丽华。

“也是编过报刊的,很好,很好。以后希望你和小琳多给我们校刊写稿,不必投进投稿箱,到我们编辑室来直接给我好了。”

“谢谢夏老师。”孔丽华不冷不热地说。

如果不是“夏编”而是别的人,郑小琳会非常感谢他的,但就因为他是“夏编”,因为他那种没有分寸的过分的热情,她有些不舒服,甚至反感。她没有回答他。

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热情,他兴致还是那么好。“小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马思聪最近要到我们川大举办演奏会。到时候我会给你找到位置很好的票。”

“就不麻烦你了。我们班上有同学在校学生会文娱部工作,他在筹备演奏会,他已经答应给我票。”郑小琳指的是李静,学期初他就去校学生会任了文娱部长;只是,李静并没告诉过她马思聪要来川大开演唱会,要给她票,那是她为了应付“夏编”临时编造的。

“好吧,以后这类机会很多,我们那里消息灵通,有什么好消息,我会随时告诉你。我还有事要回校刊室,以后我们多联系。向丽华同学,再次欢迎你给我们写稿,反映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夏编”适可而止,很热情地和郑小琳、孔丽华握手告别。

李静并没说过要给郑小琳找票,这是她临时编造的。

等“夏编”离开后,孔丽华才把郑小琳的几张照片拿起来仔细端详,她甜蜜蜜地笑着对郑小琳说:“你长得确实好看,又大气;我都嫉妒你了。不知道以后哪个幸福的小伙子会得到你。”

这话说得郑小琳有些不好意思。“你们老彭才是幸福的小伙子呢。”

老彭是孔丽华的爱人,是她原单位的同事,同寝室的同学都看过他的照片,是个很憨厚的年轻人。

孔丽华没有回答郑小琳,她说:“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夏老师的?你们好像很熟。”

“哪里很熟呀!”她说了那天座谈会结束后的事。

“这个人很有点活动能力。我看,他对你满不错的,他一定喜欢上你了。”

“你太敏感了。你和你们老彭是不是这样开始恋爱的?”刚说出这话,郑小琳就觉得词不达意,怎么在这时候会说出“开始恋爱”几个字呢?

孔丽华轻轻笑了笑,说:“不是敏感。比你们大几岁,对男人的那一套总比你们懂得多些。我不相信这个夏老师会凭白无故对你这么热情。”

“这不关我的事。他确实很热情,但热情得叫人不自在,甚至讨厌!”

“你对他的评价太过分了,现在还没有理由这么说吧。”

这时,薛菲菲正好推门进来,听见了孔丽华最后说的那句话。

“什么‘对他的评价太过分了’?”她把孔丽华、郑小琳各自看了看,问。

孔丽华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郑小琳,说:“你问她。”

“你刚才又在评价谁啦?”

郑小琳只好说了刚才的事,并谈了那天座谈会后“夏编”如何向她要稿子。

“看样子又有一个人喜欢上你了。好事情嘛,他对你满好的,你也应该热情点,用不着一下子拒人于千里之外。”她从手提袋里取出一大包核桃糖,往孔丽华和郑小琳面前各扔了一块,那是她最喜欢吃的,接着随手拿起仍摆在桌上的郑小琳的照片,看了又看,“真漂亮!我要是个小伙子,也会喜欢上你。”

“你这个人,就会瞎唠叨!”

“我对你那么好,你还说我瞎唠叨!不过,说正经话,我对这位‘夏编’还有点了解。”

“他也给你照过相?”

薛菲菲笑得扑哧一声。

“他又不是在公园里摆摊给人照相的——他能办事,又会讨领导喜欢,但偏偏很多人骨子里看不起他。”薛菲菲忍住笑,说,“他追过历史系一个女同学,比我们高一年级的,长得很靓,开始时那个女同学认为他还不错,对人热情,又能干,有点动心,但后来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感到他浅薄、俗气,专会巴结人;有本事的正派人,哪个像这样的?那个女同学就和他分手了。那是两三个月前的事。”

“你是听你的那个同学说的?”郑小琳说的是薛菲菲的中学同学,念历史系,有时到她们寝室来玩。

薛菲菲说:“就是。她当然也是听说的,但八九不离十。我敢肯定,他是在打你的主意。你得提高警惕。小琳,我发现不少人都喜欢你,你以后的事多着呢。”

“你的观察还满敏锐呢。”孔丽华说,她的眼睛不是看着薛菲菲而是看着郑小琳。

“你不要听她东拉西扯的,这个死丫头,就爱胡说八道!”郑小琳做出生气的样子,心里却在反复思量薛菲菲的话。

 

                                                                 24

 

郑小琳到“川大之声”值班已经几个星期了,因为不熟悉情况,开始时有些忙乱,但不几天下来她就驾轻就熟。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富有感染力的音色和播音技巧,使她的播音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常常听到外系的同学在相互打听:“‘川大之声’那个播音的女娃子是哪个系的?”

郑小琳要赵翔为“川大之声”写篇文章。

早在学期初,校学生会就有人找到李静,要请他到校学生会担任已经空缺了一阵的文娱部长。他再三说自己不适合担当这个工作,还推荐了蒋时雨,说他懂行,能力强,经验丰富,但别人早就看上他了,还暗中征求过各方面的意见,非他不可。见怎么推辞都不行,他只好答应试一试。上任以后,除了文娱部的日常工作,他首先想选编一个同学们喜爱的歌曲集,歌曲集的名字他都取好了,叫《百灵鸟》。他找了一些同学组成编选小组,先选出400首左右,征求大家的意见后再从中选了200首歌,这样,最后选定的每一首歌都可说是精华中的精华。经过两个多月的忙碌,《百灵鸟》和大家见面了。封面设计精美,纸质、印刷都好,每本定价3角;当然,更使大家爱不释手的是内容非常丰富,有中国的,苏联的,西方的,都是名曲。销售时第一次印刷的两千册很快被同学们买了个光,有的同学一下子就买了十多本,寄给自己的同学、朋友。李静不得不赶快去印刷厂重印。

见到《百灵鸟》在同学中的反响,郑小琳向“川大之声”的负责同学建议:每天中午在“川大新闻”之后播出一篇“《百灵鸟》名曲欣赏”,马上就得到赞同。她想起《百灵鸟》收入了刘半农作词、赵元任作曲的《教我如何不想她》,那是赵翔建议的,干脆就请赵翔写这首歌的赏析。赵翔那几天正忙,但因是郑小琳的主意,一句推辞的话也没说就答应了。

虽然只是一篇二、三千字的稿子,赵翔却不愿马虎。他在图书馆搜集、查阅了刘半农、赵元任和歌曲《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许多资料以及赵元任谱写的一些歌曲,他特别看重刘半农对中国民间歌谣的搜集、整理、研究和对外国歌谣的译介,但他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琢磨《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曲本身。那两天,他常在晚饭后的休息时间在寝室里反复轻声哼唱,他好像就是歌里的那个“我”:一个情思萦绕的青年面对春夏秋冬四季的诗情画意在独自徘徊咏唱。这首歌他很喜欢,唱过不知多少次,但不知是怎么回事,现在唱起这支歌心绪却和往常很不相同,总觉得有种难言的情绪在心中荡漾。

他在文章中逐段分析了歌词和曲调,强调它巧妙地结合了西方的作曲技巧与中国民族音乐特点,采用京剧西皮原板过门的音调又加以变化,使作品的民族风味更浓郁。曲调和歌词很谐和,转调自然、很有层次感,变化中有统一。他还认为不必把这首歌解释为对故乡对祖国的深情怀念,仿佛不把它提高到这样的高度上就不足以肯定这首歌的境界。他认为:它就是一首情歌,情歌有什么不好呢?“我们需要情歌,需要这样动人的情歌”。

他在约定的时间把文章交给郑小琳,她当即看了一遍:

“很有见解,不需要改动。”一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听到郑小琳这样称赞自己,赵翔很高兴:“赵元任对他谱的这支曲子很满意,他自己就经常演唱这首歌,还录得有唱片。我家里就有,真是百听不厌……有一段和这首歌曲有关的趣事,你听不听?”

“当然想听。”

“刘半农个子矮小,其貌不扬,一天他到赵元任家小坐,刚好碰到几个青年学生也在那里。在场的学生见到刘半农,简直难以相信眼前那这土老头子就是《教我如何不想她》歌词的作者,大名鼎鼎的刘半农!等刘半农离开以后,那几个青年学生们写了这样一首打油诗:

 

  教我如何不想他,请来共饮一杯茶。

原来如此一老叟,教我如何再想他?

 

这些年轻人不知道人是不可以貌相的。”

  赵翔的话惹得郑小琳笑弯了腰。

 

                                                                 25

 

李静早就打听到马思聪要来成都,他向同学们透露到时候学生会已经写信和他联系,到时候将邀请他到川大举办“西藏音诗”演奏会,马思聪答应了,但他太忙,成都之行一再延期,好不容易才最后确定下来。

演奏会的时间终于定盘,海报贴出来了,票价不菲:四元!是半个月的伙食费了!但卖票那天,售票处前还是早早就排起了长队,大家都不愿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伍昌华排了二十多分钟才买到票,回头看到郑小琳还在后面不远处的队伍里,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马上掏出八元钱请郑小琳再为他买两张,一张是他请郑小琳:那天他“请客”,没请郑小琳,她那么热心帮助我学俄语,得谢谢她;另一张是请她约上杨隽,问郑小琳愿意不愿意往她家跑一趟。郑小琳一口答应,还说音乐会当晚她们寝室有同学回家,音乐会后杨隽可以在她们寝室住。

学校没有专用的音乐厅,演奏会就在大礼堂举行,但音响效果还算不错。听众屏息静听,鸦雀无声,马思聪演奏了他的几部小提琴代表作《西藏音诗》和《第一回旋曲》、《牧歌》、《秋收舞曲》、《山歌》、《思乡曲》、《塞外舞曲》的片断。马思聪作品强烈的感情,悠扬、深情的旋律,清新流畅,恬淡、素雅的风格使听众心驰神往,人们不由得想起“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的诗句。演奏会结束候,师生们起立,长久地热烈鼓掌,风度翩翩的马思聪几次走到前台向全体听众致谢。这时同学们的掌声机乎变成了暴风雨。

蒋时雨和赵翔走出礼堂,见郑小琳拉着杨隽,旁边还有伍昌华。郑小琳招呼他们过来。赵翔已经见过杨隽,蒋时雨则是第一次和她见面。

“还认识他吗?”郑小琳指着赵翔问她。

“赵翔。”她说。

“这是蒋时雨。”郑小琳又介绍说。

他们听到她一声轻轻的“你好!”

杨隽面对周围那么多人,反应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她的情绪显然很好。这是一个很令他感动的晚上,从马思聪弦下流出的音乐抚慰着她的心。

几个年轻人还留在马思聪的艺术境界中,《西藏音诗》神秘、超脱,非尘世所有的旋律和音响在他们心中挥之不去。他们迎着清凉的晚风,踏着月光,走到离女生宿舍不远的荷花池畔,就在草地上坐下来。他们谈马思聪,谈音乐,从音乐又谈到诗,又谈到伍昌华的诗。他们有意让杨隽加入谈论,赵翔谈起自己读小学的时光,谈起小学的音乐课,杨隽说话慢慢多了起来,很清晰,声音很好听。他们还唱歌。后来,郑小琳轻声唱起了《欢乐女神,圣洁美丽》,是席勒作的词,贝多芬作的曲,是第九交响曲《欢乐颂》的片断。她唱的时候杨隽也跟着轻轻地哼。大家高兴极了,杨隽自己也很快活。

三个男同学把郑小琳杨隽送到女生宿舍门口。郑小琳答应第二天早饭后送杨隽回家,要他们放心。

伍昌华有事要先回宿舍,等他走后,赵翔和蒋时雨又在校园里逛了一阵,先是谈论马思聪的演奏,后来话题转到了杨隽。

“她今天的情况比前段时间明显好多了,很令人惊喜。”想起前段时间她那对呆滞的眼睛,想起有一次她茫然站在学生食堂外的树下任雨淋着,又想起她今晚轻轻哼着歌,赵翔特别高兴,他说。

“也许,我们正在读一个动人的故事的开头。”蒋时雨好像也很有感触。

“我懂得你的意思。你是不是发现伍昌华对她的同情正在发展为爱情?”

蒋时雨说:“爱情这东西太神秘了,有时,你苦苦追寻,却不见‘她’半点踪影,你没留神,‘她’却悄悄来了。最初,伍昌华对杨隽肯定是‘无私’的,是没有一点‘杂念’的同情。这当然不是爱情,但发展下去却是有可能的。如果是这样,杨隽又因此改变了命运,那就是一个奇迹,一种伟大的感情创造的奇迹。”

“真要是这样,那太好了。我一直相信生活里会有奇迹。”

“我以前也相信奇迹,但后来现实多了。伍昌华要想到各种可能,要想到她有可能永远不会完全康复。他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他要是真的爱上她就要负起责任,不能一时感情用事,以后又后悔,和她分手。那样,会完全毁了她的。这个美丽而又可怜的姑娘再也能承受那样的刺激了。”

“如果是那样,我们全寝室的同学要把他弄来痛揍一顿。”赵翔说时好像是开玩笑,但他心里却真是这样想的。

赵翔感到蒋时雨好像还想对自己说什么,但欲言又止。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