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18)  

2009-08-12 17:44: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李静到星期三才一脸春风回到学校。晚饭后,他和赵翔在校园里散步。

赵翔问:“‘她’回来了吗?”

李静没有回答,只甜美地笑了笑。赵翔发现他的眼睛比往日更明亮。

“她要在家里呆多久?”赵翔想,她回重庆时要路过成都,很可能会到川大来,这样,他就会见到她。赵翔的想象力激荡起来。

“已经回西农了,今天早上走的。”

赵翔有些遗憾。“你怎么不邀她到川大来玩呢?还要保密不是?”

“不是要保密,他们系只给三天假。以后有机会到川大来的。”

“能去新疆实习,机会难得!”赵翔心里回荡起那支歌:“咱们新疆好地方,天山南北好牧场……”他眼前出现了高耸入云的皑皑雪山,蓝宝石一样碧蓝的天空,在地下绵延千里的坎儿井,维吾尔人的歌舞,哈萨克人的骏马和帐篷,一座座古城的断垣残壁,经历了几百年、几千年风雨的胡杨树的不朽身躯,以及荒凉得令人揪心的大戈壁……

李静高兴地说:“她们这次实习不但专业上很有收获,还长了不少见识。石河子这地方几年前还是一片荒漠,现在却是一座新城,绿荫掩映,鸟语花香,很难想像是在新疆;全是新疆建设兵团的战士创造的奇迹!她们还去了吐鲁番、葡萄沟……孙德清很喜欢新疆,她甚至在考虑毕业后到新疆去。”

“那就是说,你以后也可能去新疆?”

“离那一天还早呢,我们才二年级。”

“两年多时间还不是一晃就过去了,有时,我觉得好像是前天才进入川大,真难相信就快两年了。她要真去新疆,你怎么会去别的地方?”

“也不一定。我们还年轻,应当各自先干一番事业。她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姑娘。”

从第一次见到李静,赵翔就觉得他是个理想主义者。

“你们一定很投合,”赵翔带着羡慕的口气说,“你们怎么好起来的?可能……我这个问题太傻了。”

“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李静笑着说。“我说的是真话。”说罢,他突然仔细地观望着赵翔,好像要从他的神态中破译什么,“你和郑小琳怎么样?”

赵翔当然知道李静所说的“怎么样”是什么意思,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但他还是回答了:

“我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只是……很喜欢和她在一起。”赵翔承认。他回忆着三合场的油菜花。

“我早就看出了一点眉目。”

赵翔觉得李静直视着自己的目光有些狡黠。

“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不清楚……”

“我也许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她性格开朗,对很多同学都很友好,你还猜不透她的感情,是吧?”

赵翔只好点点头。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李静说出那些自己那些根本无法说清楚的激动、苦恼、期待和犹豫。“如果你换成了我,你该怎么办呢?”

“我永远不能换成你。我只能提醒你,小琳很可爱,这样的姑娘是很难碰上的。其实,这话说了等于白说,你还不知道吗?我的意思是:人人都要结婚,都会有家庭,都要找上一个异性一起过日子,但是,照我看来,这并非都可以称为爱情。爱情,我心目中的爱情,不是人人都可能享有的,它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需求,更是精神上的高度的契合。因为爱情,人会变得更崇高,更圣洁。你说是不是?你应当更多地接近她,让她更了解你,你也更了解她。让水到渠成,我相信你们会水到渠成的。你还记得入学不久蒋时雨和你们开玩笑说的那句话吗?他说你们有‘缘份’。”

赵翔记得很清楚。和郑小琳有关的所有的细节,他统统记得。

“我为什么要邀你们两个一起到新都?你难道不明白?”

赵翔还来不及回答,他们就看到在前面三、四十米处一个人,她正好是郑小琳。她刚从大礼堂里走出来,那天是她播音。她背对着他们快步往前走,没有发现他们。

 

                                                                  38

 

那天郑小琳在校广播室播音,结束后回编辑室处理了一些杂事,这时已近七点,见到时间晚了,她没有去女生食堂,而是去工会的小吃餐厅。

餐厅不大,挤满了用餐的人。

“小琳!”

她没有料到刚跨进门就有人叫她。这不是她期待中的那个人的声音。她有些失望。是“夏编”。他坐在靠墙的一张小桌前,正站起身来像前几次那样亲昵地招呼她。

“夏老师。”郑小琳很不喜欢“夏编”这样称呼自己,特别在这样的地方,但她不能不招呼他。他总算是老师。

“这里有坐位。”“夏编”在向她招手。

不大的餐厅里挤满了人,有个端着餐盘的男生走过来,见“夏编”的小餐桌前只有他一个人,正在向他问什么,“夏编”指了指郑小琳,一边继续向她招手,那位男生走向了别处。郑小琳只好向他的餐桌走去,这时她才想起她还没有买票,她正要返身去买,“夏编“已经站起身来。

“吃点什么?这里的海味面和抄手[1]很不错。我请你。”

“不,不,我自己买!”郑小琳着急起来。

“唉,小琳,不用这么拘谨。你坐,你坐。”说着,没等郑小琳反应过来,“夏编”很快走到买票的地方,又很快地拿着票走到窗口。过了一会儿,他从那里端回一个餐盘放到郑小琳面前,盘里有一碗热气腾腾的海味面和一碗抄手。他还取了一双筷子递到郑小琳手里。

郑小琳真不知如何是好。

“小琳,你不用客气。”在这里意外地见到郑小琳,看来他很高兴。“我和中文系很多同学都很熟。”

“谢谢。”郑小琳一脸绯红,她极不愿意遇到这种情况,但她一时想不到该如何应对。她慢吞吞地动起手中的筷子。

“你常来这里吗?”

郑小琳摇摇头。

“啊,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你播音,下来晚了,对吧?”

“是。”郑小琳不能不佩服“夏编”的机灵。

“夏编”继续说:“‘川大之声’办得越来越好了;我听到很多反映;大家特别喜欢你的播音。”

“请夏老师多提意见。”

“我认识四川广播电台有名的女播音员董萍,很棒的播音员……”

“你认识董萍?”听到“夏编”认识董萍,郑小琳很惊讶。读中学时候她就很喜欢董萍的播音,她甚至有点崇拜她。

“是的,我认识她,关系很不错。这样吧,以后我把她介绍给你,你们可以互相切磋。”见郑小琳对董萍很有兴趣,“夏编”更高兴了。

如果能认识董萍,那太好了。真是求之不得。但是,她眼睛的余光很快发觉“夏编”因为自己刚才的反应而得意地微笑着,她马上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刹那间前的兴奋迅速从她脸上消褪了,她装做无所谓的样子。

“她一定会很喜欢你,你也可以向她学习;当然,你现在的播音已经很不错了……”

郑小琳没有答话,她甚至没有抬起头,好像漫不经心。

“夏编”以为郑小琳对他刚才说的没多少兴趣,改变了话题:“小琳,我最近才听人说你是重庆巴蜀中学毕业的,是吗?”

“是的。”

“那太好了,我也是重庆人,我父亲解放前在巴蜀中学教过书,那是一所很好的中学,我对它很有感情……”

“夏老师最近忙吗?”郑小琳只是点点头,接着,为了不让他继续谈论巴蜀中学,谈个没完,不假思索地、礼貌性地问了一句,话刚一出口,她马上就后悔了。

“就是很忙,我们这样的工作,很少有空闲的时候;过两天,成都地区各大专院校校报编辑部要在我们川大开一个工作研讨会,我们正忙着筹备,我还有一个发言。到时候,你愿不愿意来旁听?你是‘川大之声’的……”

“谢谢你。我们学习太忙。”

“也好,学习很要紧。那就欢迎你多给我们《人民川大》写稿,可以投到投稿箱里,但最好直接交给我。”

郑小琳记得那次在她们寝室里他已经对她和孔丽华说过同样的话,不过,看来他是很认真的。

“好。”她应付说,她赶紧“消灭”剩下的半碗抄手,她希望这样的不期而遇赶快结束。

“如果不够,我再去买。”

“够了。够了。”郑小琳紧张地说。她觉得这个夏老师热情得有些过份,嘴太“甜”,她很不习惯。但她又想:他毕竟是老师,自己不能不顾及起码的礼貌。她补充说:“谢谢您。”

按理,“夏编”早就该把自己碗里的面吃完了,但他有意慢慢的挑弄着面条,等着郑小琳。等她吃完,他马上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包餐巾纸,抽出两张,把一张递给郑小琳。

他们一走出小吃餐厅,“夏编”就走向停在近处的一辆自行车,把它推过来。

“你现在是回宿舍吧?我恰好是往那个方向走,可以送你一段路。”

“谢谢,不用了。”郑小琳情急生智,“刚才,我把明天上课要用的笔记本掉在编辑室里了,我得再去一趟。”

“好吧,”“夏编”的语气里分明有些失望,但他热情不减。“见到你很愉快。希望我们多联系。”

“谢谢。再见!”

“再见!”说着,“夏编”跨上自行车,向郑小琳招招手,慢慢去了。

郑小琳快步往“川大之声”的方向走,其实,她走了一小段就拐了弯。她暗暗后悔自己播音结束后没有去食堂而是去了工会小吃餐厅。她想起孔丽华上次对她说过的话:“他对你满不错的,他一定喜欢上你了。”想到刚才的事,她感觉很不舒服,好像削了一个红红的苹果却发现里面有一条虫在蠕动。她说不上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努力在脑子里驱散刚才这一幕。走到荷花池边,她本想独自坐一会儿,安静一下。但她见到这里的石条上坐的都是成双成对,赶紧走开了。

在林荫道上,几个同学迎面而来,他们在灯影里;一个男生拉着手风琴,两个女生和着琴声轻声唱: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

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喜爱

心中热烈爱情使我都痛苦

满怀的心腹话儿没法讲出来

他对这桩事情一点也不知道

有位年轻的姑娘对他日夜想

河边红莓花儿已经凋谢了

少女的思念一点儿没减少

 

少女的思念天天在增长

我是一位姑娘怎么对他讲

没有勇气诉说尽在彷徨

让我的心上人自己去猜想

 

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

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喜爱

心中热烈爱情使我都痛苦

满怀的心腹话儿没法讲出来

他对这桩事情一点也不知道

有位年轻的姑娘对他日夜想

河边红莓花儿已经凋谢了

少女的思念一点儿没减少

 

少女的思念天天在增长

我是一位姑娘怎么对他讲

没有勇气诉说尽在彷徨

让我的心上人自己去猜想

 

这是苏联故事片《幸福的生活》插曲。她很喜欢这支插曲。

但此时,这手风琴声、歌声却撩拨着她的惆怅。她心绪万端,赶快回到寝室。

 

(上卷完)

 



[1] 馄钝。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