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黑昼(小说连载,4)  

2009-07-28 16:27:5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赵翔没想到此时居然会在这里见到她,他们居然还是同学!她这天穿一件浅天蓝色、很合身的布拉吉[1],露出光洁白皙的手臂,仍梳着小辫,时近中午,暖融融的阳光让她清纯的面庞容光焕发。与火车上见到的她相比,此时的她更是一派青春气息。女生没住绿杨村,到今天全年级同学才第一次集会。赵翔想:“真巧。刚才,怎么没在会场里看到她呢?”这时,刚才呼唤郑小琳的那个女生已经走到他们身边。

“你们以前就认识?”她一对惊讶的眼睛把郑小琳和和赵翔看了又看,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赵翔身上: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个英俊的小伙子,个子中等偏高,高高的前额下那对聪明的眼睛叫人看一眼就再也不会忘记;刚才她走上来时,她见到他正惊喜地看着她新结识的朋友。

李静也在猜测:他们曾经是同学吧?哦,不会。

“我们来成都的时候在火车上见过;认识,又不认识。”赵翔回答说,他说“认识,又不认识”把大家逗笑了。可能因为没想到在这里见到郑小琳,他的惊讶还没从脸上消尽。他先是看着那个刚从后面走过来的女生,然后把目光重新转向那个名叫郑小琳的女孩。

他向她们介绍自己:“我叫赵翔。”

“我叫薛菲菲。”

郑小琳一直好奇地注视着赵翔。在他诚挚的面孔中,从嘴唇到眼睛之间始终漂浮着微笑,好像在回忆。

“我叫郑小琳。”她说,刚说罢她立刻就意识这话是多余的:刚才薛菲菲不就叫了她的名字吗?

“薛菲菲已经告诉我们了。”赵翔笑着说,他又把目光转向薛菲菲。

几个人又笑了。

郑小琳和薛菲菲这时才注意到站在赵翔旁边的李静。他约一米七高,穿一件灰色西服,这在同学中很少见;西服没有扣钮扣,衬衣领也随意地敞开着,一派潇洒。他站在赵翔身旁,只是微笑着,没有加入他们的谈话。

“我叫李静,安静的静。”他终于对两个姑娘说。

“这个名字很好听。”薛菲菲说。

郑小琳又望着薛菲菲笑了笑。她接着告诉赵翔:“那天我表哥来接我,我把行李递下车,回头看你,你已经下车了。”

“你忙着往车下传递行李,没听到我跟你告别——你表哥在成都?”

“他是记者,在新华社四川记者站工作。”

四人一起一边说话一边穿过文科楼旁的一片小树林。煦和的阳光下有几个人分坐在树林里的一些小石桌旁安静地看书,连他们谈笑着走过这里也没人抬起头来看他们一眼。“这真是看书的好地方。”赵翔想。

薛菲菲突然停下脚步:

“桂花香!”

“哪来桂树呀?也不到桂花开的时候。”

“你们闻!”

是的,他们果然闻到一阵桂花淡雅的清香,但抬起头四面看去却不见桂花,树林里没有桂树。后来是郑小琳发现近处的另一片林子里有几株。薛菲菲头一个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在那里,他们看到一些金红色的、白色的小花藏在绿叶里。

 

                                                                                 5

 

中学时代是少男少女们做梦的岁月,在那些稚嫩的日子里,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就会让李白成为他们心中的偶像;那本几乎人手一册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书中那两个年纪和他们相仿的苏联英雄姐弟,会让他们把自己设想为视死如归游击队员和战斗英雄;一个个女同学悄悄地把自己规划为未来的女科学家则起源于她们读到的居里夫人的故事。已经进入川大中文系的这些昨日的“少男少女”们还记忆犹新:被选进了高中语文课本的一篇小说竟使他们中的一些人做起了作家梦,那就是刘绍棠的《青枝绿叶》。它写得很清新,小说中,作者家乡的人物、风光、生活情趣传神、动人。捧着课本,多少人都在想:“刘绍棠是1936年出生的,我为什么不可以像他一样呢?”他们好多人都用类似的问题问过自己。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科学家、工程师、医生、农学家、作家和艺术家……怀着五彩缤纷的美梦,他们进入了大学。

但是,虽然刚刚进入大学的他们与少男少女的时代仅相去咫尺,大学时光却有如植物快速生长的季节,在不多的日子里,他们一个个显然就跨上了人生的另一个台阶。对已成为“大学生”的他们来说,“理想”正在代替往日那些彩色的“梦”。他们成了为理想而学习、生活的人。通向理想的路就在他们脚下,他们要为理想拼搏。

中文系五五级共有近90个同学,分为三个小班,赵翔、李静、郑小琳、薛菲菲碰巧都分在乙班,何芸生在甲班。每个班都选出了班长,乙班的班长是李静,他进大学前就是新都中学的校学生会主席。同学们很快发现李静遇事很有主意,“点子”特别多。

刚入校的一段时间因为肃反运动还没结束,学校规定所有师生暂时都不能出校。直到国庆后一周才解禁。当然,这时候毕业生已分配工作离校,新生们也就随之搬进了学生宿舍。中文系的男生住在学生二舍一楼。二舍和它前面的、理科生住的学生一舍都是1950年代初流行的大屋顶建筑。赵翔、李静、伍昌华同室。同室的还有个调干同学,叫蒋时雨。他入学前在重庆市人民政府作秘书工作,阅历丰富,很善交往,但不油滑,对人坦诚。他是全年级中最后一个入学的。他解释说,差一点他就来不了川大,虽说报考时是经过领导批准的,但到时候他们处长又不愿意放他走,说是工作离不开,要他个人利益服从革命的需要。他急了,找了好多领导,极力争取,到最后一刻处长才不大情愿地给他开了绿灯。入校后一两天里他就和同寝室的同学混熟了,大家对他也很有好感。二年级的男同学也住二舍,就在赵翔他们楼上,赵翔去过汪海涛的寝室,他们谈得颇投机。但奇怪的是,只要他一提到胡文端老师,汪海涛的态度总是含含糊糊,令人费解。全校的女生都住女生院,在校园的另一角,离男生宿舍较远。

师生见面会后的下一周就正式上课了。第一学期开出的课有公共课马列主义概论、俄语、体育和专业课文学概论、语言学概论、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汉语、现代汉语、民间文学。其中有的课从本学期开始要延续到二三年级。同学们很快就投入了紧张而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

这里的清晨青春飞扬。当第一缕晨光照到它绿油油的草地,沉睡了一夜的平静的校园立刻睁开她清凉的眼睛,看着小伙子们,姑娘们尽兴展现他们的青春活力,显现生命的动感。以寝室为单位组成的一个个“劳卫制”锻炼小组活跃在林荫道上,运动场上。“劳卫制”是“劳动卫国制”的简称,来自苏联,是一种群众广泛参与的体育锻炼制度。半点钟以后,运动场上的人影慢慢稀疏下来,也就是这时,校园四处升起了一片朗朗的读书声。早餐后最动人的景象是从学生宿舍通向图书馆、教学楼的熙熙攘攘的人流,这是涌向知识圣殿的青春河流,它,流进了图书馆、实验室和各个教室,之后,整个校园很快就出奇地安静下来。八时左右,如果有对大学生活好奇的人走进图书馆,他看到的一定是黑压压一片埋头字里行间的年轻人,各个阅览室座无虚席。除了翻书的轻轻的沙沙声,别无声响。大学生,这是一群充满梦想和前途不可限量的年轻人,从世俗的观点看来,也许他们中的大多数现在一无所有,他们清贫,乃至寒酸,更说不上权力和地位,但他们有理想,有不可限量的奔向未来的劲头,他们懂得知识的庄严与圣洁,时时在享受处身知识海洋中的愉悦。正是他们和他们的师长的存在,大学校园才超凡脱俗,朝气蓬勃。

下午五点左右,再次是力量、速度、健美、艺术的展示。年轻的大学生们在跑道、球场、体操棚里,在学生合唱团、乐队、舞蹈队、话剧团里,把自己的年轻人的活力演绎得美不胜收。

傍晚,青春和绚丽荡漾在林荫道上,草地上,池边,姑娘们,小伙子们的身影会让你诗情满怀,手风琴奏着浪漫,理想和爱情,歌声飞翔,让人陶醉。

 



[1] 连衣裙。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