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软件能否规范思想?  

2009-12-22 17:38:33|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12月21日《成都商报》第七版上有一篇武汉刘洪波的评论《与“不允许的词”相遇》。评论从一个令人无法啼笑的事例说起:“12月15日,武汉市气象局的网站不能访问了。不是骇客,而是‘信息监控系统检测到不允许的词’”。

我马上想:哪里来的“草泥马”?居然挥着词语的棍棒到官方网站寻衅滋事来了!我急着往下看。

评论告诉我们:“页面被强行关闭,问题出在‘中共武汉市气象局党组关于2009年全市气象部门反腐倡廉工作意见’这句话中,如果不是弹出提示告诉你,你不会想到‘不允许的词’会是‘中共’”。我们天天听到领导人“代表党和政府”讲话,报上天天登得有老百姓感谢“党”的报导。谁也知道,那个“党”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简称“中共”。在中共掌权的中国大陆,“中共”竟成了“不允许的词”,这怎不叫老百姓目瞪口呆?我想,那个作者刘洪波是不是头天晚上没睡好啊,昏头昏脑地就上了电脑,稀里糊涂地进了反动派还控制着的台湾的什么官方网站?比如说台北市、高雄市的气象局网站。但我想了又想,不论用我知道的什么输入法,五笔字形,拼音,搜狗……,都不会脑子里想的是武汉,在键盘上敲出来的却是台北、高雄。

我又往下看。

“问题很快解决了。15日晚间,武汉市气象局网站已经可以打开,但首页上已经没有了‘中共’二字”。“顺着有关报道,我访问了‘效果同样好’的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的网站,其中‘企业新闻’、‘民用雷达’、该所简介等页面,同样被强行关闭,‘不允许的词’包括领导人的姓名。”

天哪!在一阵惊愕之后,我记起了伟大领袖的教导:“凡事都要问一个为什么”。终于,我想到了一个解释。就拿“中共”成了“不允许的词”来说吧,那些热爱中国共产党的人,说起“她”(“我把党来比母亲”)来,总是亲切地称为“党”,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更往往是称为“敬爱的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而那些有一肚子气的“草泥马”们则不然,他们一口一个“中共”,说起“中共”,至少有点距离感,甚至带得有点敌意。他们口中的那个“中共”自然应当列为“不允许的词”。不过,我只高兴了不到时一分钟,就发现我找到的理由实在太荒唐,“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不是很规范地简称为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么?它以此自称,老百姓也以此相称,人们如此称呼,哪有什么距离感?又哪有一丁半点敌意?亲切、敬爱得很啦!

所以,这个理由是乱弹琴!还不止于此,因为“中”和“共”不能允许连在一起“说”,这样一来,不但在大陆掌权的“中共”成了“不允许的词”,连“篮子中共有五只鸡蛋”这类话也受到“中共”的牵连,也要遭到排斥,更添加了说不尽的荒唐和笑料。看来,武汉市气象局网站用了一个乱弹琴的软件。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网站也如是。

武汉市气象局、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的网站,就不管他了,它们算什么呀!但是,问题是,要列出一些“不允许的词”,“敏感的词”,千方百计不让它们进入互联网却早已是中国的普遍的现实,而且这样的词偏偏又越来越多。我曾开玩笑说:谁来主编一本《中国敏感词语大全》,一定功在天下,利在自己:把“不允许的词”、“敏感的词”公之于众,让人们了然于心,或者回避,或者动脑子找同义词,或者创造一些想来别人懂得起的符号,对网民来说,会省却许多麻烦,免得动不动就犯规;这样的《大全》要年年补充的,会无穷无尽地出修订版,影响越来越大,对主编者又岂不是“利在自己”?

还是回过头来说互联网。

据中国社科院《2009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这即将过去的这一年中,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达到26%,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网络议题日趋广泛。政府一方面强化网络管理,另一方面政府对网络舆论的反应提速,从中央到地方初步形成了政府对网络民意的监测、反馈和吸纳机制,并把网络举报列为党纪、政纪和司法监督新渠道。“报告”又说,2009年微博客崛起,也加速了网络议题的丰富和发展。与西方微博客多谈论网友日常起居不同,中国微博客强烈关注时事。网友通过“跟从”链接而成的微博客群落,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时政新闻平台和论坛。由普通网民临时客串的“公民报道者”,可在微博客上对突发事件进行“现场直播”。微博客有效地突破了某些人为的信息屏障,赶在了传统媒体报道和政府新闻发布的前面,第一时间发布大量第一手的信息,成为杀伤力最强的舆论载体。如此、如此的互联网当然又是当局的一个大麻烦。人人都可以上互联网,都可以发言,他们所言,怎可能都是“喉舌”的声音?发展下去,“思想阵地”岂不大乱?所以,在有的人看来,最好不要这个互联网。我国有的地区,不是好几个月上不了互联网了吗?这为“维稳”起了多大的作用!但是,要在并非“非常时期”,在全国通通如此,兹事体大,好像不可轻易为之。既如此,剩下的办法那只有求助于软件来“堵”了。前面提到的那软件,都是根据“堵”的要求设计出来的。

绝非所有的此类软件都是那样乱弹琴,那样荒谬。有“高明”得多的。“高明”的软件,除了不会犯把“中共”也堵住的低级错误,还有更长远的意义呢!

语言是思想的载体,没有它,人们无法思想,即使是在沉思中,还是有默不作声的语言。如此,语言自然也会影响思想。当语言年年、月月、天天被软件的力量规范以后,人们的所思所想是不是也就逐渐被规范了?如果能这样,在有的人看来,这有多好!

问题是,软件果真有这么大的力量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