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翰熊的博客:楼上的眼睛

 
 
 

日志

 
 

“新式二人转”——官、学共造博士帽  

2009-11-18 15:52:36|  分类: 不吐不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因为周济被免去教育部长职务,在高校蓄积已久的对中国教育现状的不满迅速表面化,据说,有的高校还有人要燃放鞭炮庆祝。谈起中国教育,圈内人群情激愤,有人甚至说:“近些年来,中国教育改革措施层出不穷,概括起来一句话就是瞎折腾……所有这些改革不是为了教育,而是为了政治,改革不是为了实现公民宪法上的受教育权,而是为了巩固少数人的行政权力。”“中国教育改革的历史表明,这是一个打着发展教育的幌子,借口发展市场经济,把高等教育变成少数利益集团奴役百姓,维持稳定的工具。”总之,中国教育“罪孽深重”(乔新生:《中国教育罪孽深重》)。周济任教育部长多年,对教育领域的种种弊端,当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要周济一人为中国教育背书,实在太不公平,据了解周济其人者说,周济是个不事张扬、勤勤恳恳工作的人,要说教育,他也算是内行;但他生不逢时,各种深层次的问题在他之前早已堆积如山,积重难返,如此之重,他哪能承受得起?哪能把问题全推到他身上?

说提起中国教育的弊端,有如面前一大堆稗子,不知先挑哪一颗说,这里就单说高校,说高校又单说腐败,说高校的腐败又单说学术腐败,说高校的学术腐败又单说学位上的权学交易。

这些年,中国官员们的气派与日俱增,高官们在各种场合亮相都是西装革履,气宇轩昂,如果他们亮出学历、学位,那更会把人吓一大跳,博士一大堆!“横看成岭侧成峰”,这面看是官员,那面看是学者、专家,果如此,不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么?问题是,他们是否果真都是货真价实的博士?

要回答这个问题且先举一例:2008年6月8日,原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王益博士被“双规”。他的官位是上级任命的不消说了,他那顶博士帽又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从西南财经大学!

之后不久,就有学者撰文,希望清查“王益的博士”的来历:根据公开提供的学历,王益是在他任证券办公室副主任期间的1994年9月,成为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系的博士生。两年后(注意:是仅仅两年后),在他升任证监会副主任一年时,又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王益虽然原来拥有硕士文凭,具备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基本条件,但他原来的专业并非经济学而是与经济学相去甚远的历史。他什么时候有了弃史从经的打算?按一般的道理,应是他调任证券办公室后而不是在这之前。也就是说,王益考上热门的经济系博士研究生以前,最多只经过两年的自学,这已经非常人所能,更令人惊叹的是,他在成为博士生之后,在日理万机,公务繁忙之中,居然又能在两年内修完经济学博士的课程,考试合格,再写成学位论文,(或者还要发表若干篇学术论文),通过答辩!还有,王益从1978年起就在北京读书和工作,对北京很熟悉,北京并不缺经济学科的博士点,要“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在北京不是更方便么?但他偏偏舍近求远,选择远在成都的西南财经大学,如果他真的按规定上课,参加论文撰写和答辩的各个环节,就得每周数次往返于北京和成都之间,他是这样的么?如果不是这样,学校是不是每周数次派出教师到北京向这个特殊学生面授真经?这两种可能其实都是断不可能,断不可信的。

写文章的人是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他也算是个有地位、有影响的人,他说:作为一名大学教授,负有指导博士生之责的教师,我深知,要在职获得博士学位,即使原来有良好的基础,也并未易事。而就我见闻所及,那些在高官位置上获得的博士学位,很少不含水分,甚至少不了权力或金钱的介入。但即使疑云重重,却谁也无法弄清真相。即使当事人东窗事发,一般也追究不到这一方面。目前每年新增的五万名博士中,这样的高官博士究竟占多少,还是一个未知数。能否请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查一下王益这顶博士帽的来历,从中发现一些研究生和学位工作中的弊病,以便采取切实的防范和改进措施。

应当说,葛剑雄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但竟没有一个“有关单位”作出回应。

奇怪吗?一点不奇怪,因为,真要清查王益的学位,与他类似的“张益”、“李益”的学位该不该清查?如果进而清查“王益现象”,例如,把那些“博士”的入学考试试卷、成绩,平时到课情况,论文写作、答辩情况等等来个竹筒倒豆子,原原本本、无所保留地公布出来,那不知要让多少博士高官现出原形?“有关单位”,“有关单位”的领导,能允许吗?

凭经验,可以大致不差地这么说:如果某官员是先获得硕士、博士学位,然后才在官场上节节上级升,他的学位应是可信的;如果他们显赫在先,然后以“在职攻读”的形式获得高学位,他们的学位大多是靠权力换来的。在这一点上,官员和高校扮演“二人转”早就是“合理的”“存在”:官员垄断着用不完的权力,高校、教授有在一般市场上无法获得的学位待价而沽;官员有不受监督的权和用权交易来的钱,在权、钱之外还想有“学”以便猛虎添翼,资源匮乏的高校急望得到权力的恩宠,教授们急于巴结权贵再展新局;双方取长补短,一拍即合,权学相长,比翼齐飞,岂不乐乎!

许多天分不弱的正经博士生,夙夜匪懈,全力以赴,弄得焦头烂额,才得一个博士学位;如果他们知道内幕,得知那些大权在握的官员们,人世间的好处无一不争,如探囊取物般就让博士学位到手,得知某些道貌岸然的“学官们”、教授们以学位巴结官府,以便拥官自重,他们是何感想?

我们可以说这“新式二人转”中一方太狠,太贪婪,另一方太卑劣,太不自爱,百多年前写出《官场现形记》的李伯元见了该是何等羞愧,无地自容!可是,在今日之中国,这点腐败,这类交易又算什么呀?那只是冰山的一角!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